返回

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7、第 17 章
    ()    既然来了,陆横也不打算就那么走。

    他站在窗前, 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苏绵绵看看手里的螺丝刀, 再看看陆横那两边剃光的鬓角, 心虚的赶紧把手里的螺丝刀给扔了。

    这种奇怪的刀真是不好用……

    外面很热闹, 陆横想起王长谷说起的那幅陆嘉渊送的美人图,下意识一蹙眉,转身朝苏绵绵抬了抬下颚,“走。”

    苏绵绵正蹲在地上, 勤勤恳恳收拾陆横剃下来的碎发, 装进小荷包里。

    小荷包也是她自己做的。

    苏绵绵手艺不算太好, 但做这些小东西还算可以。

    小荷包小小巧巧一只, 巴掌那么大,素淡的颜色带着清浅的香气。

    陆横顺手把小荷包抢了,放进自己口袋。

    “上交了。”

    “哎?”

    少年一瞪眼,苏绵绵立刻怂了。

    陆横抬手,装模作样的捻了捻指尖,然后凑到鼻下轻嗅。

    果然是一股奶香味。

    这小东西之前都是藏在哪里的?

    ……

    陆嘉渊住在陆宅。

    陆横去的时候, 陆宅里只有几个老佣人。

    好几年没回来了, 陆横看着这座大别墅, 嘴角勾起冰冷的笑。

    “自己呆着。”陆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罐可乐, “噗嗤”一声打开后塞到苏绵绵手里。

    苏绵绵抱着怀里的熊宝宝, 乖巧点头。

    陆横心痒痒的看着小东西这副懵懂的小模样,最终还是抽身自己一个人进了别墅。

    陆横原本以为陆嘉渊还在王长谷那里做迎宾狗,没想到一进别墅就看到了他跟唐南笙。

    “小横?你怎么回来了?”陆嘉渊略显惊讶。

    他的视线落到陆横脑袋上, “换发型了?”

    陆横这才想起来自己脑袋上还顶着那个胭脂色的粉红小发圈。

    “老子乐意。”他叼着烟,目光往唐南笙身上一瞥,嗤笑一声。

    唐南笙又惊又怕,却还是忍不住朝陆横看过去。

    换了发型的陆横又野又痞,歪头插兜看过来的时候那双漆黑眸子阴沉冰冷。

    唐南笙忍不住红了脸。

    陆横转头看向陆嘉渊,“有事找你,去你书房谈。”

    陆嘉渊绅士的让唐南笙在客厅里等他,然后带着陆横去了他的书房。

    陆横大剌剌靠在书房门口,先是不着痕迹的往里逡巡一圈,然后将视线落到窗帘后面。

    “小横,你想通要回来了吗?”

    陆横抬脚走进来,也不坐,就抱着胳膊站在那里。

    “没有喝的吗?”

    “我让阿姨给你……”

    “你去。”少年仰着下颚,姿态肆意而高傲,微微挑起的眉梢显出一股难掩的凶狠戾气。

    他一脸嘲弄道:“老子就爱喝你倒的水。”

    陆嘉渊脸上笑意微敛,他站起来,转身走出书房。

    陆横走到窗帘后,拨开。

    果然看到了那幅美人图。

    呵,藏得这么严实。

    陆嘉渊端着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陆横站在那幅美人图前,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小横,你要干什么?”

    陆横转身,打火机飘忽的火焰缓慢燃烧,印出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他语气缓慢而悠闲道:“挂在你这里,弄脏了。不如烧了干净。”

    “住手!”陆嘉渊疾步奔过去,却还是比不过陆横的速度。

    少年一手扬起那幅美人图点燃,然后直接就朝窗户扔了出去。

    陆嘉渊趴在窗户口,只抓到一点烫手的灰烬。

    他甩着自己被烫红的指尖,瞪向陆横,“你在干什么!”

    “陆嘉渊,老子以前就跟你说过,老子的东西你别碰。”陆横根本就不惧陆嘉渊,在他一脸怒色的表情下还嚣张的往前走了两步,直接抵到人前。

    少年压低眉眼,戾气横生,“就算是想,都别想。”

    “呵。陆横,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陆嘉渊已经冷静下来,他抬手推了推眼镜。

    “一幅周朝古画,我明码标价买回来的,怎么就变成你的东西了?”

    “陆家的东西,都是我的。现在只是我没兴趣要。才让你这只鸠,占了鹊巢。”

    “谁是鸠,谁是鹊,现在谈,还为时过早吧?”陆嘉渊也露出了锋利的爪牙。

    陆横笑了,“你就在陆家做你的狗吧。”

    少年转身离去,那副肆意张狂的样子,是陆嘉渊每次都会看到的。

    陆嘉渊走到窗户口,看到下面被烧毁了一半的古画,被仆人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走下去,看到还坐在客厅里的唐南笙。

    没关系,一幅画而已,人都已经找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