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第 13 章
    ()    苏绵绵知道,暴君过目不忘,她要背上半个时辰的东西他往往只需要看一遍就会了。

    认真起来的陆横,跟那只暴君很像。

    尤其是微褶起来的眉宇,使得那张本就俊美的面容显示出了阴沉的戾气。

    那是男人的本来面目。

    滋生于阴暗中的少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阴狠暴躁。

    从前,苏绵绵对那样的人又惧又怕。后来她才知道,人并非生来黑暗,只是被逼无奈而已。

    那只暴君曾捏着她的脸,语带叹息道:“我的绵绵,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是这么干干净净的。”

    在暴君眼里,苏绵绵是挣扎在淤泥里,出泥而不染的白莲。

    苏家这种污泥地里,暴君瞧见她,真真跟瞧见了奇珍异宝一样。

    苏绵绵直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只暴君为什么会对她如此执着。

    少年的字体飘逸不羁,隐藏暗勾。

    满满一页,都是笔记。

    陆横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不过当他看到身边那只小白痴崇拜又羡慕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唇。

    前排的周安安又换了发色。

    她的包里常备染发剂,甚至有时候上课的时候还在那里偷偷摸摸的给自己搞头发。

    “哎,苏绵绵,你说哪个颜色最好看?”周安安把手里十几只染发膏堆到苏绵绵面前。

    苏绵绵歪头,挑出一只胭脂色的染发膏,“这个好看。”

    “是嘛。”周安安怀疑的皱眉,并顺手拨弄了一下自己新染的蓝色长发。

    陆横翘着腿坐在旁边,手里转着笔。

    “你喜欢那个颜色?”

    苏绵绵小小幅度的点头。

    软绵绵的胭脂色,跟她的人一样。没有红色那么热烈,透着一股温暖的柔和。

    少年不知在想什么,单手撑着下颚,眯了眯眼。

    阳光下,苏绵绵那头烟紫色的长发已经很淡。薄薄的贴在她如玉般的肌肤上,透出细腻纹理。

    陆横下意识抚上手腕上的那块暖玉。

    细细磋磨。

    小小一块软玉,透着软和的温度,就像是美人的肌肤,绸缎般细腻。

    陆横垂眸,看到历史书上大开的那页。

    上面写着周朝的兴衰更替,暴虐帝王的残忍无道。

    角落的历史小故事里面写了一则关于“苏绵绵”那个女人的事。

    传说这个女人是周朝最后一任皇帝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女人。甚至还有史学家推测,这个叫“苏绵绵”的女人,才是最后导致周朝灭亡的根源所在。

    是个形同妲己一般的祸国妖姬。

    呵,一个女人,怎么可能。

    陆横的脸上露出嘲讽神色。

    哪个帝王会为了一个女人抛弃壮丽江山,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就算真的有,那个皇帝肯定也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疯子。

    ……

    “明天我有事,你自己去学校。”

    苏绵绵一直跟陆横一起上下学,明天陆横要去临市参加一个拍卖会,她要一个人去上学。

    苏绵绵背着身上新买的胭脂色小书包,乖巧点头。

    陆横看着她乖乖巧巧的小模样,朝她招手。

    苏绵绵背着小书包走过去。

    陆横身后是一辆粉红色的小电驴。

    “你明天骑这个去上学。”

    北中距离陆横家不算近也不算远。

    骑自行车的话需要十五分钟。

    “这是什么?”小姑娘睁着一双大眼睛,十分好奇。

    “小电驴。”

    苏绵绵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它。

    “别碰我,别碰我……”粉红色小电驴发出闪光,伴随着一连串机械音。

    苏绵绵立刻把手收了回去,一脸惊恐道:“它它它,说让我别碰它。”

    说完,苏绵绵往陆横身边躲,用力的压低自己软绵绵的小嗓子,“里面是不是藏着小人?”

    陆横:……我觉得你明天可能会横尸大街。

    “明天我让张鑫来接你。”陆横妥协了,准备把苏绵绵先寄存一下。

    “哦。”

    苏绵绵乖乖点头,然后远离那辆“藏着小人的小电驴”,开始做回家作业。

    北中作为市最好的一所学校,家庭作业也是十分的精益求精。

    不过苏绵绵做的当然不是北中布置的家庭作业,而是陆横给她布置的……幼稚园启蒙练习册。

    苏绵绵做的非常认真。

    因为她怕陆横打她。

    以前那只暴君就常常借口她不好好学习而对她实施一些“非人道主义”的“惩罚”。

    晕黄色的小桔灯下,小姑娘穿着胭脂色的长裙,皮肤细腻白皙,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

    她握着笔,背脊挺的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