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恃爱行凶[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掌中明珠
    ()    斑驳的灯光错落在繁华的夜中,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一片喧嚣,沸腾的乐声让人们的激情越发高涨,舞池里的人大声嘶喊,尽情扭动着腰肢。

    但所有人,即使沉溺于享乐之中,都或有意或无意地关注着吧台那边。

    在吧台前,坐着一位少年。

    那少年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用勾魂夺魄四字都难以形容,乍一眼看去,都令人呼吸困难。

    此刻,少年正懒懒撑着脸,百无聊赖地端着一杯鸡尾酒。深红色渐变的酒液映照在绚烂的灯光下,透露出一种潋滟之美。

    “bloody su——血色落日,这种酒的度数可是很高的,”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上前,微笑着搭讪,“你可小心不要喝醉了。”

    少年抬起眼睑,淡淡瞥他一眼,绮丽到靡丽的脸颊因喝醉而泛起微微的晕红,越发显得摄人心魂,“我喝不喝醉,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跟我有关系。”男人不紧不慢地回答。

    “呵,”

    少年放下手中酒杯,轻笑着勾起唇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近距离接触对方,那种富有攻击性的美便越发咄咄逼人。男人眼里闪过一道惊艳与痴迷,“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认识。”

    “哦……”少年拖长了尾音,眼角微微勾起,撩人而靡丽,“是吗?”

    “当然是!”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他急切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少年的手,却被少年不快地躲开。男人涨红着脸,结巴地询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吗?”少年弯起唇角,笑得肆意而无忌,美得惊心动魄,“我叫……”

    “宁辰。”

    一道冷淡无比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男人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一只手把他从宁辰身边扯开。

    男人愤怒地望去,来人却只是淡淡道,“不想死的话,就滚远点。”

    两个保镖上前,将骂骂咧咧的男人给拖了出去。宁辰也完无视了这一切,他只是饶有兴致地盯着眼前的人,笑嘻嘻道:“小叶子,你来了啊。”

    叶冷华冷淡地望着他,只是道:“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宁辰委屈地歪过头,“我可是很喜欢小叶子你的呢。”

    “宁辰,”叶冷华冷冷拧眉,“我没记错的话,你跟苏慕非将在年后成婚。”

    宁辰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那又如何?就算快和他结婚了,也不影响我喜欢你啊。”

    叶冷华蠕了蠕唇,突然道:“……你对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

    “让我数一数,”宁辰眨眨眼,漫不经心地掰着手指,“啊,好像数不清了呢。”

    “……”叶冷华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他凉凉道,“我不知道苏慕非是怎么忍得了你的。”

    宁辰笑得一脸灿烂明媚,漆黑的眸里闪烁着晶亮的辉芒,乍一看去竟然带着几分纯真无辜,“因为他很爱我啊。”

    ——所以苏慕非才会一次又一次纵容他,一次又一次忍耐着他。

    叶冷华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美得像妖精般的少年,心情越发糟糕。他不知自己为何会来,明明他很清楚宁辰究竟是怎样的人,但因为担心对方在酒吧里出事,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来了。

    叶冷华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一方面排斥提防着宁辰,一方面却又情不自禁被对方所吸引。这样想着,他的情绪也就越发不稳,他嘲讽道:“宁辰,你真的有心吗?苏慕非为你断了双腿,你却还到处勾/引别人,真是……”

    他抵在舌尖的话却又咽下,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谩骂对方的话来。

    ——真是够了!

    叶冷华,你怎么能这么懦弱!

    “我走了,以后你别找我了。”

    叶冷华烦闷地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冷冷甩下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宁辰仍坐在原位,惬意的品尝着酒液,那双澄净的黑色眸子无辜地望着他,像一只可怜的小鹿,又像阴影里的魅魔,能将人一步步引入深渊。

    啪嗒。

    酒吧们重重关上。

    叶冷华直直盯着那扇门许久,终是极力克制住收回了视线。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对身后的下属冷冷吩咐道:“给苏慕非打个电话,告诉他宁辰在这里。”

    “是,少爷。”身后的黑衣人恭敬地领命。

    叶冷华淡淡颔了颔首,重新整理好自己有些凌乱的衣着。他知道,他应该离宁辰远一点的,越远越好。

    ——毕竟、那个人、可是被公认的毒/药啊——

    宁辰就像一种精神鸦/片,不断引诱着别人尝试,但一旦真的陷进去了,就会落入粘腻的沼泽,从此再也无法自拔。

    但是……

    叶冷华苦笑一声,他们圈子里还有一句话是公认的——只要宁辰想,所有人都会轻易地迷恋上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