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恃爱行凶[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一切之始(上)
    ()    冬日初绽,冷风簌簌。

    雪色覆盖了整个y市,天边流云缓缓地徜徉。天地间是一片洁净的白,不染半点尘埃。

    北风乍起,吹过了窗边,拂起了站在窗边的少年浓黑如墨的发。

    “有什么事吗?”

    少年举着手机,对着手机问道。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蓝白病服,随意地倚在窗边。他的肤色是一种几近透明的白,仿佛月光般皎洁明净,浓丽的发迤逦在脖颈里,衬得那极盛的容颜越发令人窒息。

    少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蓝白病服,却依旧美得令人心悸。

    ——当看到这个少年时,所有人都会为之震撼。

    这是一种模糊了性别的美,美到超越了人类想象的极限。

    他的眉眼仿佛化开的水墨,肤色宛若皎洁的月光,乌发浓丽,眸如新月般摄人心魂。少年糜丽精致的侧脸微微扬起,衬得他那空灵却又妖异的气质越发迷人,这两种本该矛盾的形容词却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有什么事吗?”

    手机对面久久不回答,少年有些不耐地再度询问了一遍。这次,那头传来了粗重而浑浊的呼吸声,接着是一遍一遍近乎痴怔的呢喃。

    “宁辰!宁辰!宁辰!宁辰……”

    对方又哭又笑,几近疯狂地哀求道,“你能不能看看我?你能不能抱抱我?你能不能……”

    “……爱……上……我……”

    对方的声音不住颤抖着,“求求你……求求你……看看我好吗?让我出现在你的眼里可以吗?”

    “抱歉呢,”宁辰微微笑了笑,语调懒散却冷淡,“不可以呢。”

    “宁辰!”

    那头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声泣血,“我爱你啊!求你,看着我好吗?看看我可以吗?”

    “爱我的人很多啊,”宁辰漫不经心道,“我为什么要把你放进眼里呢?”

    “不可以!”

    “你快下来!”

    “离栏杆远一点!”

    那头传来了繁杂而喧乱的惊呼。

    接着,那人惨笑着,轻轻开口,声音幽怨地仿佛来自天边,“……宁辰,如果你不能答应我的话,我就从楼顶跳下去。”

    宁辰沉默了一会儿,如蝶翼般浓密的睫毛微微眨动着。许久,他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你跳啊。”

    “——啊!”

    “————快救人!”

    手机被挂断,出现了嘟嘟的忙音。

    宁辰抬起头,一抹迷蒙的黑影从上方砸落。黑影如雾般蔓延在空气中,像梦,却又是真实。

    隐约间,他看到那道黑影对他灿烂地笑着,用尽力气张开口——

    “……我爱你。”

    接着,一切阴影都归于黑暗。

    绚烂的红色在楼底下盛开,那人冰冷而僵硬的尸体开出了冶艳却残酷的生命之花。生命的最后,那人却笑得粲然,宛如一个孩子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玩具。

    鲜血之花在彼岸盛开。

    接着——

    冰冷的。

    繁荣的。

    却又孤独地凋零。

    宁辰站在楼上,定定看着下面许久,直到重重黑影包裹了那具已经冰冷的躯壳。

    半晌后,他扯开唇笑了。宁辰的眼角眉梢间都洋溢着愉悦的、开心的、甚至是纯净的笑意,美到极致,同样也诡谲矛盾到极致。

    他笑得霏糜惑人,宛如一朵盛放的罂粟,想要触碰的人,却会被伤得鲜血淋漓。

    那是深渊。

    那是地狱。

    ——一旦坠落下去,就会万劫不复。

    宁辰闭着眼睛,脸上泛起了病态的红晕,近乎迷离般呓语。

    “……真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