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金渔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74.打开的门(5)
    为了保证婚礼当天一切顺利,新郎家里当夜都得忙活到很晚。

    敖沐阳这边虽然没了父母,可亲戚来了许多,还有左邻右舍来帮忙,众人拾柴火焰高,所以倒是没什么事。

    但他睡不着,明天就要结婚了,尽管他和鹿执紫在一起已经住了三年时间,到了此时已然心情澎湃。

    他的精力充沛,既然睡不着索性不睡了。

    婚礼宾客多,敖文昌和宋公明还帮忙喊了中学同学,晚上正好有时间,他便把同学聚在一起畅聊一通。

    等到送走同学,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正式到了婚礼当天。

    繁星点点,他坐在院子里怔怔的看着夜空,等待着黎明到来。

    中途敖富贵推门走了进来:“咋滴,羊子你还待在院子里干嘛?虽然是五月中旬了,可晚上气温还是低呀,你小心别受冻。”

    敖沐阳拎起一只大肥猫道:“这里有个火炉子。”

    元首:喵呜。

    敖富贵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怎么不睡觉?是不是激动的睡不着?”

    敖沐阳点点头:“差不多,你是过来人,应该明白我的心情。”

    敖富贵笑道:“我理解你个锤子,老子结婚前的晚上睡得很香,订了闹钟都不好使,要不是我爹娘去喊我,估计我能睡到十点钟。”

    敖沐阳看奇葩一样看着他:“你好像很骄傲啊?”

    听他这么一说,敖富贵挠挠后脑勺道:“也没有很骄傲吧?一般骄傲。”

    敖沐阳无语:这货有时候竟然还有些蠢萌。

    但敖富贵很讲义气,留下来陪他熬了个夜。

    这点敖沐阳很是感谢他,到了黎明时分,村里人走动起来,他的舅舅和姨家亲戚也来到了小楼里。

    见此他拍了拍敖富贵的肩膀道:“好兄弟,多谢你陪我一晚上,讲义气啊。”

    敖富贵遗憾的说道:“那必须,我跟你说啊羊子,也就兄弟我结婚了,要不然我肯定给你当伴郎。”

    伴郎倒是用不着敖富贵了,黑龙没结过婚,且终日伴随在他左右,敖沐阳索性找他做了伴郎。

    现在流行伴郎团、伴娘团,但他和鹿执紫都没有这么做,鹿执紫找了一个感情要好的大学同学做伴娘,这样他也只需要一个伴郎,便找了黑龙。

    敖沐阳的婚礼基调是传统的渔家风格,故而作为伴郎的黑龙穿了一身黑色绸缎唐装,正所谓女要俏、一身孝;男要靓、一身丧,他的身板瘦削,但肩宽背阔,就是衣架子,唐装穿在他身上没有厚重,只有潇洒。

    因为鹿执紫住在了市里的酒店中,接新娘的路比较远,而且敖沐阳要走水陆两地,先乘坐游艇紫鹿号去码头,码头换车队再到酒店,这样耗费时间长,故而得早早出门。

    老宅门口挂上了鞭炮,敖千莱挑着沉沉的望娘担蓄势待发,敖沐阳问了问来总理婚事的敖志盛一切准备齐全后,准备出发。

    这时候敖志满忽然从人群里挤了进来,说道:“村长,你去我家一趟,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还没看呢。”

    敖沐阳失笑道:“满爷你客气了,这会我时间紧,要不你先把礼物收拾起来,等我把媳妇接回来后再给我。”

    “我非法给你送过来,你得自己去看。”敖志满拉住他的手臂说道。

    敖志盛道:“满哥你别闹腾,这什么时候了你还让小阳去你家里?”

    敖志满坚持道:“一定去看看这礼物,我准备好久呀,而且你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好了,用不了几分钟嘛。”

    敖志盛还想劝说他,敖沐阳摇头表示不必,他了解老头子的脾气,全村没有比他更倔强的。

    “反正就是去一趟,咱们时间还充沛呢,你们先去游艇吧。”敖沐阳跟敖千莱等人吩咐道。

    他向敖志满家里走去,看热闹的人也跟了过去,正在指挥婚礼录制的毕贤杰有些茫然:“这是干嘛呀?”

    摄影师问道:“村里有人送了敖主任新婚礼物,咱们要不要跟着去瞧瞧?”

    毕贤杰挥手道:“去。”

    敖志满家的房子跟敖沐阳家的老宅一样都是海草房,不过他家一直住人,保护的要好一些。

    以往老房总是大门紧闭,今天则把木门给卸掉了,不仅如此,敖沐阳进院子一看,入室的正门也被卸了下来。

    敖志满带他进屋,敖沐阳随意的笑道:“满爷你这怎么开门了?在我记忆里这是我第一次进你的正屋吧?”

    “二十八年了,你是除了我和福娃以外第三个进这门的。”敖志满轻声说道。

    “那这里面藏着什么宝贝,你一直……靠!”敖沐阳正要开个玩笑,结果他走进屋门后直接惊呆了。

    屋子里面灯光大亮,两个高瓦数的白炽灯照耀着正厅,刺眼的灯光下,是细腻的金色柔光。

    正厅地面上是一片金黄色的微缩建筑,全是高矮大概十公分的屋子,中间穿插许多巷道,阡陌纵横、前后交错,路上有牛车有人,屋子有院子有杨柳树木,院子里面晒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