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金渔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72.纷至沓来(3)
    夜色很好,月光朦胧,满天繁星。

    小院里面很安静,鸡鸭已经老老实实返回养殖床了,只有一些夜鸟会时不时的贴着山脚掠过,传出几声啼鸣。

    敖沐阳跟黑龙对坐在小桌前慢悠悠的喝着小酒,桌子上散布着好些螺壳,黑龙捻了一只醉蟹进嘴里,咀嚼的满口是酒汁。

    偶尔有几道海风吹过,五月时分已经彻底不冷了,这时候的夜风吹在人身上怪舒服的,将军、狼家兄弟、元首们围在敖沐阳的椅子四周,鼾声四起。

    喝到醉醺醺的时候,敖沐阳起身拍了拍黑龙肩膀让他自己喝,他则晃晃悠悠的回去先行休息了。

    黑龙不会说话,敖沐阳也没说什么,这一顿饭吃的可是安静。

    在晴朗的星空下吹着温柔的夜风吃饱喝足,微醺之后再大睡一场,老敖觉得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事了。

    第二天醒来,婚事越加临近,他要忙的事可就更多了。

    婚礼是五月十四号,但他要摆上三天的流水席,所以从五月十三号开始就办起了喜宴。

    倒也不是他要大肆操办,事实上他这样才是正统的渔家婚礼,之前敖文昌、敖富贵还有敖沐东结婚的时候,提前一天晚上都会办一场喜羹饭,其实这顿喜羹饭便是来自于三天的流水席。

    以前渔家重生不重死,红白喜事中每逢红事得大行操办,碰上白事则一切从简,这源自古代渔民要出海劳作得把脑袋别在裤腰上,活一日算一日,所以很是重视结婚和添丁这些喜事。

    那时候只要条件允许,那不管是结婚还是添丁,主人家都要办上三天流水席,让亲朋好友、乡里乡亲都来热闹一番。

    但从晚清开始一直到改革开放,好长时间内中华积贫,渔民们哪有闲钱去办理长达三天的流水席?

    于是流水席这习俗便做了精简,改成头天办一场喜羹饭来酬谢前来帮忙的亲朋好友,当天举行婚宴,后面一天再请女方亲戚吃顿饭。

    敖沐阳办流水席是为了制造话题,主要是面向游客。

    流水席是中餐和晚餐,上午开始村后的晒场便开始热闹起来,一张张桌子放了上去,每一张桌子四周围着一圈凳子,涂一勺指挥请来的厨师忙活起来,到了中午游客和乡民们随便坐随便吃。

    鹿执紫去了市区酒店准备做新娘,敖沐阳待在家里清点明天结婚要用到的工具物品,这时候姜晓玉给他打了电话道:“你来村委会一趟,市电视台来人了。”

    敖沐阳纳闷,这时候市电视台来干嘛?

    他去了村委一看,小广场上停着一辆大面包车,上面确实印着市电视台的logo。

    一行几人站在面包车前,敖沐阳发现这全是熟人:导演毕贤杰,女主持杨秋莎等等。

    去年入冬那会电视台来做过关于鱼鲞的节目,当时来的节目组就是毕贤杰所带领,此时双方再度相遇,那沟通起来就简单了。

    敖沐阳跟毕贤杰、杨秋莎等人挨个握手,笑道:“毕导、杨小姐,什么风把你们吹来啦?快进屋快进屋,站在外面干嘛?”

    毕贤杰笑而不语,杨秋莎则笑吟吟的说道:“敖主任,新婚快乐,恭喜贺喜呀。我们这次来跟上次一样,还是做一期节目,这次是关于渔家婚礼的节目。另外,您可别怪我们不请自来,这是戴宗喜戴局长把我们安排来的。”

    一直不说话的毕贤杰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敖沐阳。

    电话接通,敖沐阳听到了戴宗喜的声音:“帅哥,我给你准备的新婚贺礼怎么样?一档宣传节目,给力吧?”

    敖沐阳笑道:“给力,这是真给力。”

    他已经在婚庆公司聘请摄影和主持团队,现在来看压根用不上,戴宗喜给他从电视台找了专业团队来负责相关事宜。

    这样他这场婚礼就可以全面录制下来了,毕贤杰也跟他说,节目会经过剪辑后播出,但所有底片都会交给他和鹿执紫。

    杨秋莎说道:“晚上咱们碰碰头,我跟您磋商一下明天婚礼主持上要注意的点,其他时候您不必管我们,我们自己会进行拍摄,您继续忙您的。”

    敖沐阳拱手道谢:“大恩不言谢,以后诸位就是我老敖的恩人了。”

    刚安排了节目组一行人,杜坦之又带人来了。

    见面后老一套,先是恭喜他结婚,随后杜坦之说道:“我知道你明天忙,所以今天先过来送礼。”

    敖沐阳笑道:“至于这么客气么?”

    杜坦之刚要开口,老敖又继续问道:“杜大少你送的是什么呀?”

    到口的客气话被憋回去了,杜坦之悻悻的指了指身边的中年人道:“送的是人,就是这个。”

    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逗我呀?”

    “你这会忙的脚不沾地,我哪能去逗你玩?”杜坦之给他一个白眼,“真的,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

    见他目瞪口呆,杜坦之笑了:“这是给你送个人才,我花大力气从国家海洋馆挖出来的训鱼高手。村子不是缺景点和旅游项目吗?我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