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离之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清醒
    “放我下来吧。被人看到了!”

    容嫣红着脸颦眉道。

    “不会。”虞墨戈哼笑,桀骜慵然。“看到又如何,没人敢说一句。”

    话是这么说,可容嫣还是觉得羞,窘得把脸贴在他胸口遮住了。

    虞墨戈只披了件大氅,方才抱她时大氅滑落,顾不得拾,此刻中衣外只着了一层薄薄的外衫。容嫣钻在他怀里,呼吸轻而柔,像小猫似的吹透了衣衫,濡湿的温热感直直窜入心头。

    他佻笑低头看她。

    容嫣肌肤白得透明,从耳根一直红到脸颊,攀至鼻尖。精致的小鼻尖渗出汗珠,一下一下地点着他胸口,像戳着他的心。

    胸腔都快炸开了,他抱紧了她加快脚步。颠簸得容嫣惊怕,下意识揽住了他的颈脖,贴他更近了,鼻息间尽是淡淡的檀香和他独有的味道。

    侧门不常开,却是离云毓院最近的门。明明不算长的路,偏他就觉得走了好久。

    终于入了正房,他直奔西稍间的拔步床,容嫣方落到床上便被他压了上来。吻急而细碎地落在她嘴唇,耳珠,颈脖,和被他匆忙剥开的锁骨,一路向下……

    酥酥麻麻的感觉混着燥热把容嫣吞噬了。她胸口发闷,一颗心像被揉捏着,说不出的滋味。明明有过两次了,为何还是觉得别扭……

    她缩紧身子,眉心越蹙越深,竟打起了寒颤。

    虞墨戈感觉到她的不适,停下来。

    怀里人瑟瑟发抖,星眸水莹莹地看着他,慌乱无措。

    “害怕了?”

    他轻声问。语气虽柔,可改变不了他的清冷,墨眸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确实有点怕人,但她不是因为这个。

    容嫣喉头一紧,抿唇摇了摇头。

    虞墨戈的目光落在她唇上,樱红水润,被她抿得发白。她是怕了——

    他半垂眼帘,掩住几分清冷,拇指捏着她下巴轻轻吻了她。她唇都是凉的。

    虞墨戈笼着身下人想了想,蓦然唇角一挑,笑了,魅惑不羁。他抚了抚她额角凌乱的发丝,声音磁性而温柔道:“要不要喝酒。”

    容嫣恍然。

    她也发现问题所在了。前两次她都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和他做的,羞耻,尴尬,疏离,陌生……一切都被酒意冲淡了,她什么都不在乎,唯恣肆地体验感官上的欢愉。

    想到这,容嫣赧颜,垂目点了点头。

    虞墨戈坐起,长臂一伸便够到了拔步床边小几上的酒壶,斟了两杯。

    容嫣随他起身,却又被他按下。眼看着他漂亮的颈脖微扬,一杯酒入口,随即俯身,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他唇贴着她唇,竟将口中的酒哺入她口——

    容嫣瞪大双眼呆住了。

    随着他温热带着薄茧的指腹,撩拨似的从她颈脖划向胸口,容嫣“咕嘟”一声,咽下了。

    他唇依旧深吻。贴得极近,她看见他闪动的眸光中蕴了层淡淡的笑意,像阳光下晃漾的湖水,涟漪轻泛,看得人头晕目眩,连心都柔了。

    长吻结束,他又哺了她一杯。溢出的酒沿着她唇角滑落,她想去抹,却被他的唇追了上去,一路沿着下颌追到了颈间,追到了锁骨,胸前……

    酒滴没了,吻还在继续。

    本以为只有酒能醉人,原来吻也可以。

    淡淡的酒意加上他缠绵似水的吻,容嫣终于在半清醒的状态下知道自己是如何陷入意乱情迷的了。她不得不承认,这感觉是说不出的奇妙,美好,诱人——

    身子越来越热,最后仅存的意识也飘散了,她迷离地阖上了双眼……

    ……

    二人多日未见,虞墨戈折腾了整个下晌,才勉强把旷了许久的身子和心添满了。

    他手肘撑着头,半卧地看着背对自己的容嫣。

    她寸缕未着,大半个后背尽在眼底,看着她滑嫩细白的肌肤上,尽是自己吻痕,他不禁挑了挑唇,指尖点了上去。

    每点一下,她都会轻颤,引得诱人的蝴蝶骨张合,似要振翅欲飞般,美得不像话。

    虞墨戈忍着欲望深叹了声,伸臂将她揽进怀里。正要去咬她小巧的耳骨,发现她竟流泪了。

    他轻轻地扳过她,隆起眉心低声道:

    “弄疼你了?”

    想到前两次的疯狂,容嫣怕过,不过他已然极尽温柔了。

    容嫣摇头。

    虞墨戈眉心越蹙越深,舌尖在齿根滑过,他幽沉道:“不愿意和我做?”

    还是摇头。

    “不喜欢?”

    容嫣泪瞬间滑落。

    不是不喜欢,是因为喜欢才哭。到今天她才明白自己也是个有欲望的人。

    可越是认清自己,越是悲哀。分明是人的本能欲望,她却要以这种方式来实现,就因为她嫁不出去,因为她不想为妾也不想做外室。

    如果不是因她穿越,如果不是遇到了他,容嫣完想象得出原主荒凉的一生。

    所以从某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