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末路
    灯火在跳跃着慢慢地黯淡下来,似乎预示着洞中人的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秋长风没入黑暗时,沈密藏那一刻的表情也变得震骇莫名,他显然也想到了什么,只有如瑶明月还是吃惊莫名,一时间想不出究竟。

    可她知道秋长风绝不会莫名心惊,也知道众人目前到了一个最紧迫的时候。

    听也先突然疯狂笑道:“秋长风,你终于也被我骗了一次!”

    如瑶明月听到那疯狂的笑声,虽还不知危机何在,但一颗心早就怦怦大跳,只感觉杀机就在近前。那一刻,她只想冲出这个石洞,可她知道、此刻已经太晚。

    秋长风如长风破空,闪身入了黑暗,再一刻,就见到前方洞口传来的光亮。

    日早升,有单薄的亮色驱赶着石洞内挣扎的黑暗。

    他目光敏锐,看到在洞口的光亮处,狼吻正和叶雨荷擦肩而过……

    秋长风感觉胸口血涌,额头冒汗,他以前就算面临最艰难的绝境时,也没有此刻这般恐惧。

    他明白了也先的用意。

    也先不怕死,也先在骗他,也先根本不想再和他玩什么猜谜的游戏。

    秋长风很多事情并不说,并非故作神秘,而是因为他知道一个人还有好奇的时候,总不会立即去死,一个人若有生机的时候,如也先这种人,还会希望转败为胜、不会轻言放弃。

    因此他还在布着谜团,给也先留着悬念,让也先看到反败为胜的机会。

    他若真的说出了部真相、或让也先猜出了部的真相,只怕也先会一头撞死,因为也先那时候会知道,所有的计划都是缜密精细、丝丝入扣进行下去的,根本没有中止的可能,也先根本没有翻身的余地。

    秋长风不想如此,倒非他心软,而是因为他知道,要死的也先,远比一个要求胜的也先更可怕。

    因此他一直吊着也先的胃口,给着也先希望,可他没有想到,也先竟已绝望。也先故意做出和他要继续探讨究竟的假象,但也先早就传给狼吻命令……

    不用言语,狼吻就已知道。

    也先要和所有人同归于尽?!

    念头电闪,秋长风狂呼道:“拦住他!”他甚至来不及说其他话,他知道叶雨荷会明白他的意思。

    叶雨荷已明白,她甚至不等秋长风喊出,先一步已经出剑,一剑就刺向了狼吻。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知道事情有变。她只想先制住狼吻,再谈其他。在狼吻入洞之时,她其实就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妥,狼吻实在太平静,也先也实在太平静,平静得简直有些可怕。而按照常理,他们本不应该这么平静的。

    狼吻陡然爆喝一声,右臂一探,径直抓向叶雨荷持剑的手腕。他看似动作缓慢,但蓦一出手直如雷电轰闪,他双臂本长,居然后发先至,竟要拿住叶雨荷的手腕。

    他右手指甲极长,有如狼爪,若被他一把抓住,只怕手腕就要被废掉。

    叶雨荷立即缩腕,与此同时却五指疾弹。

    宝剑电闪脱手而出,先一步击穿了狼吻的小腹。

    叶雨荷这一招可说应变极快,她绝境之中反倒将剑法发挥到了巅峰。虽然一招创敌,但一颗心却沉了下去。

    因为她发现狼吻的一张丑陋的脸居然没什么痛楚,反倒笑了,那笑容让人心悸。然后她蓦地瞥见,早在这之前,狼吻左手一弹,几粒黑丸弹了出去。

    那几粒黑丸,轻轻却又迅疾地落在了洞外。

    “啪啪”的几声响,石破天惊。

    叶雨荷心头狂震,立即明白了一切,那黑丸是引子,而只要黑丸一爆,洞外埋的炸药就要部被引爆……

    她早见到那洞外的炸药,知道一旦引爆石洞会立即塌掉,他们几人就要被活生生埋在洞内。

    此刻就算有通天的神通,她也无法阻止那几粒黑丸落地,她能做的或许只有一件事,就是在这瞬间冲出石洞,那样的话她或许还有一分生机。

    可如若那般,她和秋长风就会生死永隔,再也不见。

    她闪念之间身形微动,却不是想冲出洞外,而是要扑过,压在黑丸上,阻止那黑丸的爆裂。她知道那很傻,她知道阻挡无用,甚至那一扑就可能粉身碎骨,可若能给秋长风争取一点时间,她真的无悔无怨。

    刹那弹指,转念红颜。

    秋长风尚在远处,见状嘶声道:“雨荷,退回来!”

    叶雨荷才要冲出,陡然顿住。冲过去,必死无疑!退回去?炸药爆裂,她还能和秋长风死在一起?心中犹豫,蓦地见到眼前红光一闪。

    那一刻她甚至感觉到红光倏然放大,带起了一阵红尘归寂的光芒。她的心狂跳,突然想到秋长风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你要信我!

    她纵身、后跃,只感觉一股风浪击在身上,浑身一热,陡然十倍加速地退却,半空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长风……

    她忘记了一切,只是在那生死瞬间转过头去,希望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