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暗度
    秋长风缓缓放下姚三思的尸体,动作僵硬,他似乎然忘记了生死,更不知道如今形势益发的紧迫,只是漠然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带他来?”

    皮笑再也笑不出来,沈密藏只回了三个字:“他要来。”

    姚三思要来,因为他不信秋长风会背叛朝廷;姚三思要来,因为他认为秋长风就算背叛也会有苦衷;姚三思要来,因为他觉得秋长风如果有苦衷,就罪不至死,他希望能尽微薄之力帮助秋长风。

    因此他来了,为秋长风挡了一枪,他想告诉秋长风,他不再懦弱;他想告诉秋长风,无论如何,秋长风总不孤单,因为还有一个朋友始终信他;他想告诉秋长风,朋友不是用来背叛的。

    可姚三思什么都来不及说,他最后只问了一个已有答案的问题,他无憾,因为他知道,秋长风比他要清楚所有的答案。

    一直以来,岂不都是秋长风教他、救他、告诉他所有答案的?

    昏暗的灯光下,如瑶明月望着秋长风伤痛的侧脸,突然想到就在昨晚,秋长风曾自语说过:“有些话,不用说;有些人,无论如何,始终是信的。”

    那时候她不懂,现在她好像懂了,但不解——就像那北疆的风刀霜雪,不解江南的和风细雨。

    秋长风那句话是暗说姚三思吗?

    可秋长风怎么知道姚三思来了?

    如瑶明月的心中满是疑惑,只感觉很多事情仍旧让人如坠雾中,但她现在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姚三思说得不错,秋长风还是个锦衣卫,他根本从未背叛大明朝廷!

    那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就很有深意了,秋长风舍命来此,目的是什么?沈密藏来此,不是要抓秋长风,恰恰相反,是为了救秋长风?

    他们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取了金龙诀,还是毁了金龙诀?如果要取金龙诀,显然势比登天,如果要毁去金龙诀,秋长风为何要取夕照?

    抑或是,秋长风根本不如姚三思认为的那样,还是想要启动金龙诀救命?

    所有的一切绞做一团,让如瑶明月根本无能分辨,她见秋长风、沈密藏还在沉默,忍不住提醒道:“我们要走了。”

    秋长风缓缓抬头,看了如瑶明月一眼,反问道:“走,去哪里?”

    如瑶明月感觉秋长风是个呆子,着急道:“当然是先冲出去。我们困在这里,和困在囚笼没什么两样的。”

    秋长风冷漠道:“那你走吧。”

    如瑶明月一呆,转瞬笑道:“当然,我们先想办法把你救出来再说……”

    机关已坏,怎么弄断铁栏,似乎也是个难题。

    秋长风手一翻,锦瑟刀又到了手上。他脸上凝青,突然低喝一声,斩在铁栏之上。

    锦瑟铮鸣,隐发金戈之声,砍在铁栏上,如水波荡漾。

    铁栏震颤下,并没有异样。

    如瑶明月暗自叹息,虽奇怪秋长风的锦瑟刀为何会失而复得,却觉得锦瑟刀显然对铁栏无能为力。不想秋长风一刀斩下,转瞬挥刀又斩,接连三次后,身躯突然跳起,猛地撞在了铁栏之上。

    小孩胳膊般的铁柱倏然弯了。

    锦瑟刀隐,秋长风一弯腰,从铁栏中钻了出来。

    如瑶明月吃了一惊,这才注意到秋长风三刀连斩,均是砍在铁柱的同一位置,竟将那铁柱硬生生地砍出豁口,秋长风再用力撞去,因此竟能撞弯铁柱。

    如瑶明月又是惊喜又是不解,忍不住问道:“你早可以脱身,为何不早走?”秋长风的锦瑟刀如此犀利,连破两道铁栏看起来也不是问题。问题是,秋长风若早走,逃命的机会肯定很大,这刻想走,阻碍更多,秋长风为何舍易取难,做出让人费解的事情?

    如瑶明月想不懂,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想不懂,只能代表她想不懂,而不是代表秋长风做了错事。

    山洞外静如死,自从那尖锐的哨声传来后,山洞外就一直很平静。

    可如瑶明月当然知道这平静下蕴藏的骇人杀机,否则她何以没有在脱困后立即逃走?

    秋长风不理如瑶明月,只是望着沈密藏道:“我一直不走,因为我要等你。”

    沈密藏“嗯”了声,斜睨一眼如瑶明月,并不言语。

    皮笑一旁道:“秋千户,沈大人也一直早想来见你,可他只能按照计划来。他方才听你说出机关所在的位置,本以为可顺利开启机关的,但不想……”看了一眼姚三思的尸体,略带伤感,“这些都是无法挽回的事情,我想多半是也先提防有人救你,提早弄坏了机关。”

    如瑶明月一旁听了大为奇怪,不知道秋长风什么时候告诉了沈密藏这些事情。

    秋长风喃喃道:“也先,你好手段。”转望如瑶明月,“按照常理,洞外示警,这里发生了事情,洞外的瓦剌军总要过来看看。但一直没有人入洞,很显然,洞外的瓦剌军已经知道不好,因此均伏在洞口,等我们出去。”

    如瑶明月轻叹口气道:“不错。”她就是想到这一点才不肯先走。

    秋长风又道:“我们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