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逆天
    灯影如梦,秋长风再次睁开了双眼。他未睁眼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如瑶明月的秋波,正一霎不霎地望着他,可等他睁开双眼时,那秋波已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幽幽一叹,如瑶明月轻声道:“秋长风,你醒了?”

    秋长风“嗯”了一声,望着灯火道:“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石室中只剩下他们二人了,他说得恍惚,神色间有几分迷离。一时间,好像还没有从梦中醒来。

    如瑶明月霍然转头,盯着秋长风,目光中满是不解之意。

    她一直没有睡,她实在睡不着。

    虽如秋长风所言,也先多半还认为如瑶明月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一时不会杀她,但如瑶明月并不这么想——她实在想不出一个疯子下一步究竟如何做。

    如瑶明月也真的想不出秋长风还有什么奇迹?她本坚信,就算她想不出,秋长风还是能解围的,可看秋长风将最后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睡觉上,如瑶明月的信念终于产生了动摇。

    这时候,秋长风还有心情睡觉?

    难道说,他已自知绝路,干脆放弃了?

    如瑶明月千言万语,只是化作了一句话:“你做了什么梦?”

    秋长风望着那灯火,白里带青的脸上突然有了几分憧憬。“我……梦到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江南有柳,柳下有桥,桥下有河,河旁有我……”秋长风梦呓地说着,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没有接着说下去。

    江南好,怎不忆江南?

    可江南好,终究不过是因为那里有他的思念。

    他没有说的是,在他的梦中,桥上还有个女孩儿,翘首顾盼。

    这是他的梦,他可以和别人分享梦境,但不会和别人分享那段思念。他许久没有做梦了,不想这时候还做了个童年的梦,或许是苍天可怜他的流离境遇,想补偿给他一点温暖吧。

    如瑶明月的眼中也不由得露出片刻的憧憬,幽幽问道:“你的梦中当然也有叶雨荷了?”秋长风虽然没说,但她感觉得到,她本想问问他的梦中是否有她?但是许多日前这种话也许可以轻易说出口,但如今她反倒不想再问了。

    戏谑容易爱时难,她现在才明白,真正的爱,不会整日挂在嘴边。

    秋长风沉默了许久,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如瑶明月立即从恍惚中惊醒,道:“午后,最多两个时辰,就是金龙诀启动之时。秋长风,怎么办?”她的言语中带了几分急迫。

    秋长风突然道:“如果你知道自己只剩一天的性命时,会怎么做?”

    如瑶明月一怔,似乎从未想过这种问题,许久才道:“我不知道,或许我会……”若依她以前的性格,或许会怨恨、或许会滥杀,但在这刻,她只感觉到空虚阵阵。

    秋长风不闻回答,唇边带了几分笑道:“最后一日对死囚来说是个折磨;最后一日对忧患缠身的人来说是种痛苦;最后一日对有万贯家财的人来说是个讽刺;最后一日对我来说……只是个解脱。”

    “解脱?”如瑶明月不解地问。

    秋长风喃喃道:“不错,是解脱,一切都到了尽头了。我……很想吃点饭,我知道死囚要死的时候还能吃顿饱饭的。我甚至都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如瑶明月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也搞不懂秋长风是不是像她想象中的那么聪明,这时候,他还想着吃饭?

    不但有饭菜的香味传来,脚步声也跟着传来,孔承仁带着两个兵士走近,略带防备地看着如瑶明月和秋长风。一摆手,那两个士兵从铁栏口处塞进两筒清水和两份草原人吃的糍粑。

    孔承仁道:“王子知道两位饿了,特意吩咐我莫要简慢两位。”望向秋长风,“尤其是阁下,更要珍惜这顿美餐,因为很快我们就不会再见了。”

    秋长风目光闪动,哦了声问道:“今天是晴天?”

    孔承仁忍不住笑道:“今天不但是晴天,而且阳光明媚,看来要让阁下失望了。”

    秋长风轻叹一口气。“也先准备启动金龙诀改命的时候,就让你杀了我?看来我的命改不改都没什么两样了。”

    孔承仁微微一笑道:“阁下这次又猜错了。”秋长风的确有些能耐,他本有些佩服。但无论如何,谁都不会对阶下囚太过客气的。

    秋长风皱了下眉头,问道:“哪里错了?”

    孔承仁带着几分诡异的笑道:“王子不会杀你,只是准备在黄昏时将你交给另外的一个人——你绝想不到的一个人。”

    秋长风的眼中掠过几分光彩,却皱眉道:“我想不到的,不知是哪个?”

    孔承仁哈哈一笑,转身而去道:“你这么聪明,不妨好好地再想想。”那讽刺的笑声激荡出了石室,盘旋在洞口,很快就消失了。

    秋长风竟还沉静如昔,望着眼前的食物,拿起来在鼻端嗅了下,然后缓慢吃了起来。

    如瑶明月好像从这个细节中看出了什么,突然问道:“你怕食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