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毒计
    秋长风听姚广孝说出金龙诀启动之法,并没有半分激动,只是点头道:“不错,朱允炆就是这么做的。上师……难道你说得就是金龙诀启动之法?”

    姚广孝听闻朱允炆竟然来了,已难保持平静,催问道:“这当然就是启动之法,朱允炆呢,他也知道这些?”

    如瑶明月听了,心中暗想,秋长风果然有点本事,用的是抛砖引玉的计策。姚广孝听朱允炆一来,知道金龙诀开启之秘已不是秘密,竟然轻易地说了出来。可这法子也只有秋长风使用才灵,若是三戒和尚来,只怕还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秋长风立即道:“不错,他……好像就是这么对脱欢说的,不过昨天恰逢阴天,而今天也不见太阳,金龙诀无法启动。可朱允炆既然知道开启金龙诀之法,自然用不到上师,所以卑职觉得他们很快就会对上师下手,是以冒险来救上师。”他似乎并没有留意到谎言有些难圆,他又是如何得知朱允炆和脱欢说什么的?

    姚广孝心情激荡下,却根本没有留意这些细枝末节,缓缓松开了秋长风的手,恢复了平静,喃喃道:“他果然回来了,他果然回来了……就在这六十年轮回的时候回来了。太祖当然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他回来索命了,报应,嘿嘿,报应!”

    如瑶明月听到姚广孝的干笑声中带着说不出的惊恐,背脊不由得冲起一股寒意。

    世事神奇,轮回不休,原来真的有宿命,而且命中注定——注定朱棣从朱允炆手中取得了帝位,也注定朱允炆回转启动金龙诀,报朱棣当年的夺位之仇。

    秋长风留意着姚广孝的脸色,试探道:“上师,眼下我们极为危险,还是想办法逃离这里再说。卑职会想办法破坏他们金龙诀的启动……卑职已经看出,脱欢狼子野心,只怕脱欢改命后,第一个愿望就是做个一统天下的皇帝,而随即就要入侵中原,颠覆大明江山。”

    姚广孝微震,转瞬便变得异常冷静,喃喃道:“他们不会得逞的,他们不会得逞的。”

    如瑶明月似不知道秋长风这么说还有更深的用意,见他轻易套出金龙诀启动之秘,使个眼色,只想让他尽快脱离这尴尬之境。

    秋长风却不急于离去,仍然焦急道:“上师,如今他们已聚齐了金龙诀启动的部物件,虽这几日未有阳光出现,但太阳迟早会出现的,到时候只怕天下大乱。卑职眼下第一要务就是护送上师离开,然后拼尽力,坚决不让他们启动金龙诀。”

    他言语焦灼,神色诚恳,又是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如瑶明月听了,一时间又是恍惚,感觉秋长风这人实在是做戏的高手,让人根本无法分辨他的真心假意。

    姚广孝反倒恢复了往日的冷漠,静立许久,嘿然又道:“他不会得逞的,因为……”他欲言又止,凝视着秋长风,似乎考虑着什么。

    秋长风微舒一口气,揣摩道:“情况危急,上师竟还这般冷静,莫非上师还有应对之策吗?”

    姚广孝凝望秋长风良久,这才道:“秋千户,你一直未让我失望。”

    秋长风涩然道:“卑职这次也不会让上师失望,一定会竭尽力,带上师脱离险境。”

    如瑶明月虽知秋长风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从来不显目的,可见他这时候还一口一个要救上师,心中也忍不住茫然。

    姚广孝嘴角微翘,似笑非笑道:“我早该死了,在金山时就该死了,在庆寿寺时亦以为要死了,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秋长风神色茫然,显然不解姚广孝的言下之意。

    虽已白日,但洞内幽暗,如瑶明月借昏黄的油灯望过去,只见姚广孝神色枯槁,更像个死人,闻他语带诡异,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我以为自己功成名就可流芳千古,可是……我错了。”姚广孝像在望着秋长风,又像是望着虚无,“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就算家人也一个个离我而去。”

    秋长风倒知道此事,当年姚广孝靖难之役后本功业盖天下,但回乡省亲时非但好友不见,而且还骂他“和尚误矣”,就算他姐姐亦是同样的说辞,对他避而不见。他虽荣光无限,但最后除了朱棣外,再无亲人朋友。

    姚广孝自此后又到庆寿寺为僧,少理政事,沉默寡言。

    少有人理解姚广孝沉默后的心思,秋长风亦是很难揣摩,见姚广孝如斯,秋长风忍不住想,朱棣呢?朱棣会不会了解姚广孝?可谁了解朱棣?

    “王图霸业,不过都归尘土……”姚广孝淡漠自语,“我自以为成王霸业可流芳千古,可终究不过是一场骂名罢了。当初你看‘功名竟谁成?杀人遍乾坤!’两句,推断我极具大气魄、伟抱负,同时做事又不惜一切……”

    秋长风回首庆寿寺之时,恍如昨日,低声道:“卑职信口胡言,上师莫要放在心上。”

    姚广孝不带感情道:“你说得很对。我为了一己之气颠倒苍生,误人误己,现在想悔,却已迟了……”

    秋长风身在险境,看起来终于有些焦灼,并不解姚广孝之意,只是道:“还不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