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紫金
    天人?什么是天人?

    众人面面相觑,叶雨荷蓦地想到了什么,一旁道:“朱允炆中的毒难道是天人水?”

    秋长风头也不抬,望着昏迷的朱允炆道:“不错,他中的就是忍者三绝之一的天人水!”

    光阴如箭,回忆似电,叶雨荷闻言,立即回想到当初在金山的情形。

    飞天梵音、焚地火、天人水本是忍术三绝。当初如瑶明月在金山时,曾用飞天梵音击杀了姚广孝,而伊贺火雄就动用焚地火和秋长风一战,焚地火虽被秋长风所破,但其时甚险,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北疆草原之地,会再见忍术三绝之一的天人水。

    也先闻言神色狐疑不定。孔承仁一旁讥嘲道:“你如今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关键是如何来救呢?”

    秋长风沉默许久,终于摇头道:“他中毒极深,我救不了。”

    众人虽各怀心事,但眼下无疑都以救朱允炆为共同目标,见秋长风竟也无能为力,心头一沉。也先突然喝道:“叫如瑶明月过来!”

    朱允炆竟突然中了忍者奇毒,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众人听也先这般呼喝,不约而同地想到,难道说,对朱允炆下毒的竟然是如瑶明月,不然还有谁会有这般手段?

    脱欢眉心一耸,杀机已现,众人望了,均是心中惴惴,三戒大师跪在地上,失魂落魄般模样,秋长风却不肯放过他,突然道:“三戒大师昨晚可曾见过朱允炆吗?”

    三戒大师霍然抬头,目光怨毒地望着秋长风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我对朱允炆下的毒?”

    秋长风针锋相对,冷冷道:“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这里还会有谁要杀朱允炆?”

    三戒大师鼻孔张合,双手紧紧握着念珠,丑陋的脸上露出野兽般的表情,看起来要扑过来咬死秋长风。

    脱欢一旁冷冷道:“秋长风问你,你就答!”

    众人闻言都是心中凛然,感觉脱欢好像也在怀疑三戒。

    三戒大师如同泄气的皮筏般立即垂首,战栗道:“太师,我昨晚未见过朱允炆。”

    “有谁作证?”秋长风追问道。

    三戒大师不待回答,也先已冷冷道:“秋大人看来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地盘了,还以为自己是锦衣卫吧?谁给你权利来审问我们的人?”

    秋长风一笑,摊手道:“我无非也是急于来寻毒倒朱允炆的凶手。王子不喜,我不问就是了。”

    脱欢有些不悦地望了也先一眼,低沉道:“如今怪事连出,我等当齐心协力,有怀疑的人当然可以问问。”他这么一表态,三戒大师望向也先,满是求救之意。

    也先冷哼一声,斩钉截铁道:“我可保证,昨晚不要说三戒,任何人都难以接近朱允炆。”

    脱欢脸上闪过几分阴霾,却再不言语。

    山峰上众人静了下来,望着中毒昏迷的朱允炆,心中均是奇怪,既然也先如此保证,倒可洗去三戒大师的嫌疑,那朱允炆怎么会中毒?这简直匪夷所思,难道说杀死鬼力失的隐形人又杀了朱允炆?

    寒风拂体,日渐西斜,众人意识到身边竟有个隐形杀手,忍不住心惊肉跳,不知道这杀手什么时候会出来再对谁下手。

    不多时,如瑶明月娉娉婷婷地走上山峰,见到众人望过来,神色略有异样,转眼望见了倒在地上的朱允炆,更是错愕,娇声道:“太师找小女子来不知有何吩咐?”

    也先抢先道:“如瑶明月,朱允炆中了你们的天人水,你看如何来救?”

    如瑶明月秋波流转,定在朱允炆身上,摇头笑道:“他中的不是天人水,中天人水只会身微肿,脸上根本不会有什么凝紫的。”

    众人色变,就算朱高煦都皱了下眉头。也先霍然望向秋长风,嘴角带着几分冷笑道:“秋大人的判断看来已连续出错了。”

    三戒和尚更是怪叫一声道:“说不定他就是杀了朱先生的凶手,却在这里乱嚼舌头,挑拨是非。”

    龙骑已手按刀柄,只等脱欢一声令下,就将秋长风斩在山峰之上。

    气氛瞬间变得比冰峰还要冷。

    叶雨荷五指微紧,轻轻吸气,只是等待秋长风的反应……

    秋长风没有反应,他居然还能平静地反问:“不知我哪里有错?”

    也先凝望秋长风,目露杀机道:“朱允炆根本不可能是杀鬼力失的凶手,不然也不会中毒。而朱允炆中的根本不是天人水,你却故意说成天人水,显然是在混淆是非,制造混乱。我就知道,你根本和我们不是一路。”

    龙骑逼进一步,看来就要拔刀,叶雨荷已经运劲于脚……

    秋长风竟笑了起来。“也先,我一直以为你也算高明之辈,不想说话然不着边际。朱允炆就算中毒,又如何能反证他不是杀死鬼力失的凶手?”

    也先微滞,一时无语。秋长风又道:“我明知如瑶明月在此,竟还敢对朱允炆所中之毒胡乱猜测,留给你们话柄,胆量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三戒大师手掐念珠,恶狠狠道:“可朱允炆中的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