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凶手
    火光熊熊,照得湖面亮如白昼,却难明幽途曲径,三生如梦。

    夜如薄纱般铺在黯然的湖面上,沉默的伴着流离不安的光影,粼粼闪烁,空气中弥漫着诡异森然,似有暗魅流动。

    叶雨荷目光转动,只感觉火光外似乎总有鬼影在狰狞地闪动。

    也先说得不错,在四周兵士的监视下,除了是鬼或者是隐形的人,根本没有人可能逃过瓦剌兵的搜寻。

    水荡桨声,湖面上有小舟靠岸,舟上下来一个兵士,跑过来道:“启禀太师,我们已从湖内由南到北搜了五遍……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那兵士口气中带着几分惶恐。

    脱欢只是扬扬眉,居然还能抑制住怒意道:“没用的东西,再搜!”

    那兵士听出脱欢的不满,才要退下,又有瓦剌将领前来道:“启禀太师,已派狼人沿湖嗅寻,并未发现陌生人的行踪。”

    脱欢神色益发的阴沉,蚕眉锁得更紧,却连话都不再说了。

    他好像也的确无话可说。

    帐篷内没有刺客,湖中亦是没有,岸边也没有,难道说这刺客真的能飞上天去?

    孔承仁见状,小心翼翼道:“太师,我们这般搜寻,绝不可能有人逃出我们的视线。”

    脱欢反问道:“那凶手现在还不见,你如何解释?”

    孔承仁滞住,神色涩然,百思不得其解。

    也先目光从众人身上闪过,最后落在叶雨荷的身上,突然道:“听闻叶捕头本是浙江十一府的头名捕头,精熟追踪之法,当初曾让东瀛忍者吃了大亏,不知依叶捕头所见,这刺客究竟会藏在哪里?”

    叶雨荷根本不想为也先等人出力,奈何这件事实在极为诡异,吸引得她不由得不想。她的脑海中早将鬼力失遇刺的经过翻来覆去地想过,可依旧没有半分结果,于是缓缓摇头道:“我想不出来。”

    也先淡淡一笑道:“原来叶捕头也不过如此……”

    叶雨荷虽知也先是激将,还是心中不悦,哼了一声。

    这时有兵士又急匆匆赶到,跪倒禀告道:“太师,虎骑已带人手前去支援龙骑,有最新消息传来,抢走夕照的凶徒躲进了距此三十里外的阿卜岭。龙虎双骑和朱高煦、秋长风已入岭搜寻。”

    叶雨荷闻言,一颗心忍不住又悬了起来。她本以为夕照、艮土一到,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暗斗也先,争取改命,哪里想到中途又起波折。鬼力失一死,脱欢能否再取到艮土?

    一念及此,叶雨荷忍不住向脱欢望去,见他正和也先交换眼色,其中似乎蕴藏着什么隐情。

    叶雨荷心中一凛,脑海中突然有了个模糊的印象,但一时间又想不分明。

    这时就听脱欢道:“朱先生,鬼力失大人不幸遇刺,本太师甚为痛惜。可鬼力失大人一死,这艮土却不知被放到了哪里?”

    众人闻言,不免感觉脱欢实在薄情寡义、人走茶凉,关心的只有艮土一事。

    叶雨荷却蓦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朱允炆终于从惊惧中恢复到往日的平静,说道:“这点太师倒不用着急。”

    脱欢微扬蚕眉,反问道:“本太师不用着急?难道朱先生已知道艮土的下落?”

    朱允炆轻叹一声道:“其实艮土……应该就在鬼力失大人身上。鬼力失大人对艮土极为看重,不可能将这种东西交给别人携带。”

    脱欢动容,向三戒大师看了眼,似有困惑,三戒大师失声道:“这怎么可能?那艮土……”

    脱欢一摆手,止住三戒大师的下文,和也先又交换了个眼色。

    也先会意,立即和孔承仁再次带朱允炆入帐,不多时,也先手捧一物出来,长声笑道:“太师,艮土果然就在鬼力失的身上。”

    众人之中,大多只听过艮土之名,从未见过艮土的样子,忍不住向也先手上望去。

    只见也先手中的那个物什色泽暗黄,有尺半之长,五指宽窄,比砚台略厚,乍一看,如同个放短剑的盒子。

    三戒大师一见到那物,周身立刻颤抖起来,得脱欢示意,上前细看了两眼,缓缓点头。脱欢见状,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叶雨荷瞥见三戒和脱欢的表情,明白过来,眼下看过艮土的只有三戒和朱允炆两人,脱欢此举当然是要三戒大师认清艮土,提防有诈。这个脱欢,看似一切难萦于心,实则处处留着机心。

    她心中同时有几分奇怪,她不知道艮土是什么东西,但听其名字,只以为和泥土仿佛,哪里想到竟然是这么个东西。难道说艮土是藏在那盒子之中?可更奇怪的是,这东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人若带在身上很是别扭,她真猜不到鬼力失将这东西藏在了哪里?

    脱欢确定艮土无误,略松了口气。他费尽心力,眼看功成之际突然有变,当然远比旁人都要焦心,但他毕竟老辣,看起来仍喜怒不形于色,此刻想到的问题倒和叶雨荷一样,奇怪道:“鬼力失究竟将艮土藏在哪里了?”

    他早知道艮土的形状大小,因此见到鬼力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