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隐形
    金帐内静得都能听到雪落的声音,静中带着几分阴冷,静中蕴藏着雷霆。

    脱欢益发地沉静,也先竟也不咳了。

    二人望着叶雨荷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诧异之色。

    一切终于明了,一切匪夷所思、惊心动魄的事件中,不过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瓦剌企图颠覆大明江山的秘密!

    这个也先,比表面看起来还要疯狂,而脱欢也远比表现的更要深沉老辣。

    这父子俩一样的野心勃勃,常人难测。这个计划,没有也先不能启动,可没有脱欢的支持又怎能进行?

    这本是脱欢、也先二人携手布下的一个圈套——惊天、惊人而又疯狂的圈套。

    叶雨荷忍住心惊,目光流转,见到脱欢和也先的表情后,不用他们答复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女人总有种不经逻辑推理而分辨出对错的本领。

    良久,也先这才轻叹一口气道:“叶雨荷,我一直小看了你。”

    叶雨荷苦涩道:“你没有小看我,实际上,我也是到现在才猜出了你们的部用意。而你们的计划显然已经筹划了许多年?”

    这是何等惊天又逆天的计划?叶雨荷想到这里的时候,虽厌恶也先的为人,但不能不佩服起也先的头脑,至少她就想都不会去想这种计划。

    也先眯缝起了眼睛,看起来倒有点和脱欢一样,但他和脱欢还是有点区别的,他无疑比脱欢更狂傲、也更有骇人的胆量去实施一些计划。

    “叶雨荷,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也先自负道,“实际上就算到现在,能猜到我这个计划的也绝不会超过五人!而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叶雨荷听后立刻便产生了一个疑问:秋长风是不是这五人中的一个呢?

    也先见叶雨荷不语,又道:“秋长风远比你还要聪明,你这时都猜得出来,我肯定……他到草原后就已看出来了。”

    叶雨荷心头一震,脸色有些异样。

    也先却像没有留意,突然道:“叶雨荷,我以前一直觉得你这个捕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出色,但现在看来,只因为你一直活在秋长风的庇护之下。没有了秋长风,你完可做到更多。”他的口气中竟有说不出的诱惑。

    若是以往听了这话叶雨荷定是一阵茫然,可如今她心境清澈,只是淡淡道:

    “如果没有了秋长风,我为何还要做更多呢?”

    也先一怔,喃喃地咀嚼着叶雨荷说的每个字,只感觉其中情感如烟又如海,不待多说什么,帐外突然有兵士冲进来道:“启禀太师,王子,大事不好……”

    叶雨荷一见那兵士的服饰就认出那是龙骑的手下,一直负责传递谷外朱高煦的消息,听那人喊大事不好,忍不住心头一沉,感觉有些不详。

    那兵士还未说完,竟又有一个兵士冲进来喊道:“太师,不好了。”后进来的那个兵士本是脱欢帐前的侍卫,一直在通告朱允炆、鬼力失那面的动静。

    这两个士兵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怎么会同时进帐示警?看他们惊慌的神色,叶雨荷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脱欢素来以军纪严肃自诩,见两个兵士这般模样,一拍桌案低斥道:“何事大呼小叫?拖出去斩了!”

    那两个兵士骇然失色,慌忙跪倒哀求道:“太师饶命。”

    早有金甲侍卫上前,将那两个兵士按住就要拖出军帐,也先突然道:“太师,不妨听听他们要禀告的事情再做决定。”

    叶雨荷察觉也先很少称呼脱欢为父亲,更多的时候称呼脱欢是太师,微觉奇怪,只感觉也先和脱欢之间的亲情好像很淡,但她更急于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心中倒也赞同也先的提议。

    脱欢冷哼一声道:“好,那就听他们说说。”言下之意当然就是,如果这两人大惊小怪,还是照斩不饶。

    后来的那个兵士抢先道:“太师,朱允炆遇刺!”

    脱欢虽知定有变故,闻言亦失声道:“你说什么?”他那一刻的心中骇异实在是难以言表。

    这里是脱欢的行营,戒备绝对森严,虽不能说苍蝇、蚊子飞不进来,可不得脱欢的允许,根本不可能有外人在此出没。

    除了朱允炆、鬼力失、朱高煦、秋长风、叶雨荷寥寥几人外,所有人均是脱欢的人。

    可朱允炆竟然在这里遇刺了,凶手会是谁?脱欢实在想不出,心中这才骇异。

    叶雨荷也想不出凶手是谁,但她现在已知道朱允炆是启动金龙诀的关键人物,朱允炆若死了,他们所有的努力只怕就要前功尽弃,想到这里,叶雨荷只感觉脑海中阵阵血涌,摇摇欲坠。

    也先反倒最先恢复了冷静,瞥了眼叶雨荷的表情,皱眉问道:“朱允炆……死了?”

    那个兵士立即回道:“朱允炆没死,只是受到了惊吓。”

    众人均是舒了口气,脱欢虽困惑不减,但担忧已去,呵斥道:“那你紧张什么?”才待喝令将这兵士推出去,也先看到那兵士的一丝犹豫,低斥道:“还有什么事,为何不一口气说出来,作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