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宴3·天下永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真身
    叶雨荷很是奇怪,依她的感觉,如瑶明月说得合情合理,可为何秋长风会认为如瑶明月在说谎呢?

    如瑶明月究竟哪个地方在说谎?

    叶雨荷想不明白,可她早知道自己和秋长风相比,在推论能力上相差甚远,她亦信秋长风所言,因此跟着道:“如瑶小姐,我们眼下时日有限,若再浪费时间在隐瞒彼此上,实在不算明智。”

    如瑶明月无奈地望向叶雨荷,神色有几分不自然地道:“我说的是……”突然瞥见秋长风本是黯淡无光的眼眸中突然露出剑锋般的寒芒,心中不禁一颤,摊开两手,“秋大人究竟认为我哪里撒谎了呢?”

    秋长风冷冷道:“我认为应该由如瑶小姐亲自说才对。”

    如瑶明月的脸色阴晴不定,对于忍者各部,她能号令掌控,但她对眼前的秋长风却根本无半分影响的能力。沉默半晌,终于苦笑道:“好,我实话说了吧,其实我当时已知道叶欢的用意,可是我不能不听,因为家父在叶欢手上。”

    秋长风缓缓道:“可你的用意只怕不止如此吧?”

    如瑶明月的眼中露出骇异之意,还是有些不信地道:“不错,我还有更深的用意,难道秋大人也能猜得出来?”

    秋长风摇头,坚持道:“我一定要听如瑶小姐亲口说出,才能知道如瑶小姐的诚意到底有多少。不然的话,如瑶小姐请回吧。”

    他的态度如此强硬,又恢复到以往的那种冷静,叶雨荷倒有些怕如瑶明月会恼羞成怒、拂袖离去。

    如瑶明月的脸色瞬息数变,微笑道:“秋大人似乎吃定了我不会走?”

    秋长风淡淡地道:“你来找我,讲令尊一事应该不假。你既然讲出来了,肯定是希望我能够救他……因为你已经无能为力,是不是?”

    如瑶明月的脸上闪过几分悲哀,更多的是惊叹,喃喃道:“你不是人的。”她这么说,无疑是说秋长风猜得不假,轻咬贝齿许久,这才道:“好,我说。当初我虽是不得不听从叶欢的命令,但忍者内部实则也是有极大的隐忧,别的家族迟迟不见家父出现,对宗主之位难免虎视眈眈。因此我逼不得已,隐瞒家父被叶欢所控制一事的同时,假传家父的天龙令,宣告若谁能在沿海对抗大明的时候立下大功,就可坐得忍者诸部的尊主之位。但我的真正用意却是,借机铲除异己,保如瑶家的地位!”

    此言一出,叶雨荷听得错愕惊心,实在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种玄机。

    如瑶明月望着秋长风道:“秋大人,我这般说不知你满意了没有?”

    秋长风点头,缓缓道:“因此忍者部虽出动不少高手,但均是藏地、伊贺家的人。这两个家族争名夺利,实力不弱,一直都是你的心腹大患,你才想借机将他们除去。在藏地击蒙出手时,你重创了他,看似讨好我们,其实也是在为家族清除隐患。”

    顿了片刻,秋长风瞥了眼朱高煦道:“其实这种内情早有外显,忍者部很多人不服你,不然也不会砍断汉王的手。甚至当初在秦淮河上的刺客虽想杀我,但砍你的那一剑却狠辣非常,看起来若能将你一股脑儿杀死,他们是不是也不介意?”

    如瑶明月的神色中带了几分悲哀,轻咬红唇道:“秋大人明察秋毫,说得不错。”

    叶雨荷在一旁只能感慨,这其中的波折心思远非她能想象。又想到当初才入草原时,如瑶明月故意当着她的面说穿秋长风的心思,当时她感觉如瑶明月心地很好,现在想想,感觉此女也是颇有心计,那时候的示好,多半也是早为拉近和秋长风的关系做准备了。

    秋长风略作沉吟,又道:“你虽为叶欢做了不少事情,可叶欢显然未能遵守承诺,释放令尊?”

    如瑶明月的秀眸中闪过恨意,咬牙道:“他不是人,他爹也不是!”她方才也说秋长风不是人,但那当然是说秋长风有神鬼莫测之能,这会儿说叶欢不是人,却显然是骂叶欢卑鄙无耻。

    叶雨荷很是奇怪,不知道如瑶明月为何谈及叶欢的时候,也骂起叶欢的爹来?叶欢的爹是谁?

    秋长风对这个问题并未询问,沉思道:“藏地九陷当初劫持了云梦公主,曾向鬼面人——也就是叶欢交换一物,不知是什么?”

    如瑶明月道:“我谎称《日月歌》关系到极大的秘密,谁能取到《日月歌》,劫持到云梦公主,就将代表忍者尊主身份的天龙令通过叶欢交给他。藏地九陷对此最是热切……他也是最早死的。”说着嘴角上带了几分冷笑。

    叶雨荷想起一事,忍不住道:“当初普陀发生连环命案,观海指挥使乔舞阳临死前曾留下‘龙归大海终有回,十万魔军血不停’的遗言,难道也是你们做的?”

    如瑶明月犹豫了片刻,道:“不错,开始时叶欢只让我派人对那些官员下手,那些字也是按照叶欢的意思留下的。叶欢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真的也不清楚。”说罢楚楚可怜地望着秋长风,以示诚意。

    秋长风琢磨着什么,缓缓向一直沉默无语的朱高煦望去,道:“当初叶欢还提及‘尔黄’两字,我现在想想,他说的应该是二皇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