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枯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3
    陈伟原本以为老大听完要发火的,谁知道祁昊峰却是副愣住的表情,显然他是真的完全忘谢臻被送人回事。

    等片刻他才:“那房子呢?”

    “直空着的,没动过。”

    “那还是去那儿,好好休息休息!”

    “好的。”陈伟立马朝前面开车的手下示意往静华路开。

    路上,不知道是不他的错觉,陈伟觉得老大好像不是很高兴,他想自己还是把尾巴夹紧,免得不小心摸到老虎胡子。

    到公寓楼下,祁昊峰也没等保镖上去确认,自己率先上去。出电梯,在房门口的时候更是连陈伟都要关在门外。

    “老大,样不安全。再,么久没人住,不定要们整理整理。”陈伟赶忙抵着门劝道。

    祁昊峰把手里的雪茄丢,直接打在后面个保镖的身上,抄起双臂,冷冷的看着陈伟。

    陈伟被他么看,顿时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他知道老大看来是真的心情不爽,自己还是少聒噪两句好。

    于是马上低头:“和弟兄们就在外面守着。”

    下刻房门就在他面前“砰”的声重重的关上。

    陈伟守在门口,在心里咋舌,老大很看重谢家那小孩?可当初没看出来啊!

    祁昊峰进到房间里,开灯,打量着客厅,往里面走几步,老实话,他并不记得里究竟有没有什么改变,因为他以前偶尔来的时候并不会注意些。

    对于完全忘他已经把谢臻送走件事,他却确实有些吃惊。

    自从谢其义把谢臻送过来之后,每次生意谈的不错,他都会来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最近习惯么做,今晚上才会习惯性的想来儿。

    当初谢其义把人送过来的时候是谢家的小孩,他可不信。谢其义无非就是找个礼物来讨好他而已,只不过冠上谢家的姓,好像多给自己面子似的。不过呢,谢臻确实长得很不错,也很柔顺听话,他也就顺手收下,不吝啬的随便给谢其义甜头,就当是买个小情人回来。只是没想到后来会有人愿意出那么高的代价来换谢臻,他的情人多去,不差个,也就没多想的同意。

    只是,现在他突然有那么后悔。

    他记得谢臻是很沉默的,沉默的不像个少年人;谢臻又是顺从的,顺从的连从不关心情人的他,在知道谢臻从没有念过书时,居然送谢臻去学校。

    他并没有多少关于谢臻的记忆,最多的就是谢臻低着头的样子,再有就是让他很难忘记的谢臻丝绸样的肌肤和在他身下柔弱挣扎嘤咛的样子。

    他从客厅走到卧室,在打开客房的门,也找不出谢臻在里生活过几个月的影子,大概是已经有人整理收拾过。

    端着酒杯来到小书房里,他记得送谢臻去学校之后,有好几次他来里,谢臻都在书桌前看书。书房里只有三排书架,上面积些灰尘,书也很新,看起来不像是被人动过的样子。

    书桌并不大,左上角放着个背包上面也铺层灰,那是谢臻的书包。书桌的右上角堆着两叠书,叠全都是些学校的课本,另叠很杂,最上面的是本诗集,作家的名字叫做顾城。本书翻动的痕迹很明显,书脚已经有些卷起来。

    祁昊峰顺手拿起来,抖抖上面的灰尘,把酒杯放到桌上,开始翻起来。

    谢臻被他送去学校以前没念过书,他读得懂诗集?

    他随便翻下,发现其中页是折上的,而且折痕有好几道,看的人应该是经常看页。他打开,看到上面是首很短的诗,只有两句:

    黑夜给黑色的眼睛,

    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是顾城的《代人》,祁昊峰当然懂两句诗的意思,但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谢臻给他的印象不像是么不屈不饶的人,而是安静的过分,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

    接下来他看到页被折过的右下角上,有句手写的话,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那是很秀气的两行字,笔画甚至有些不顺畅:

    看到外面的光明,

    可是,找不到出去的路。

    祁昊峰不出自己心里现在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他从来不会,也没有时间去想他那些情人心里面在想什么,反正他出钱养着他们,而他们在他需要的时候贡献出身体给他。他认为很公平。

    可是,现在他突然对谢臻当初住在里的时候在想什么有探知的**。如果后面那句话是谢臻对自己人生最后的想法,那么他就那样把谢臻送到那个据是他以前情人的手上,谢臻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那句话每个字流露出来的绝望,是针对什么产生的呢?

    祁昊峰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手指摩挲着那行手写的句子,思绪有些不能集中。

    良久,他才放下那本书,拿过左边的背包,翻看着里面的东西。除几本书,他发现张证件卡,上面标着学校的名称和其他信息,还有谢臻的照片。

    他仔细的看着,类照片通常都会让人的长相失真,但谢臻精致出色的五官仍然很惹眼,只是双目中没有丝神采,只有全然的麻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