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枯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身世(二)
    学校并没有让谢臻的烦躁慌乱有所减少,原因就在于这两天晚上龙斯仲像是中毒了一样,总是想方设法要挑起他的欲望,谢臻越是烦乱越是抵抗不住他的挑逗手段。并且龙斯仲似乎越来越热衷于在那之后在他耳边催眠一般的说那些谢臻上辈子做梦都想听到的温柔话语。谢臻细细地想龙斯仲会变成这样的原因,想来想去也没有结果。龙斯仲这一世对他虽然比上辈子好了不少——至少没有再让他在身体上受到多少苦,当然在床上除外。但是,在这之前龙斯仲也只是单方面的以自己以为对谢臻好的方式来对他,他不会想谢臻有什么想法,彷佛他做过了就心安理得了。可现在每一次龙斯仲说话,谢臻都觉得他想让自己表态,不管自己是拒绝也好,接受也好。让谢臻不好受的就是,他已经不习惯也不想和龙斯仲有这样的交流了。谢臻就在这种带着焦虑的状态下等着能见苏穆一面。

    这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谢臻是不用去的,因为任何人一看也就知道他身体不好,他通常都会呆在教室里。

    上课之后几分钟,他从洗手间出来,在门口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这人一幅流氓相,偏偏又还要学正派人士,穿了一身的高级成衣。

    这个人谢臻是知道的,上辈子呆在祁昊峰身边的几个月,几乎能见到祁昊峰的地方都会有他跟着。谢臻想,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不错,这人正是陈一伟,只不过他怎么看,都没有他老大祁昊峰那股雅痞一样的气质。

    这一世谢臻还没有见到过祁昊峰,到了Z市之后,他也和祁昊峰没有任何的交集,可是陈一伟怎么会出现在他面前?突然想到龙斯仲最近的转变的越来越温柔,而且那次龙斯仲受伤,他每天都呆在龙家,却根本不知道什么时侯就解决了,最后没有任何的行动,公司也上了轨道,龙斯仲不再像刚来时那么忙了。莫不是给了祁昊峰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谢臻虽然在心里极力地告诉自己没什么,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但脸上仍然不能克制的变得苍白起来。上辈子龙斯仲给祁昊峰好处,祁昊峰就能把自己还给龙斯仲,这辈子龙斯仲也有可能为了家族的利益而把自己送到祁昊峰床上。而且这样也能解释龙斯仲最近那让他看不清真假的温柔。不过,龙斯仲这样就把他送给了祁昊峰,看来龙皎湄的病已经用不着他了吧!也是,听说他给龙皎湄找的医生是享誉世界的心脏病理的鬼才。不管怎样,他想龙斯仲是不会做折本生意的。

    陈一伟看着面前的小孩,瘦的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皮肤也是不健康的白,白的透明,脖子上甚至能看到青色的血管,而且从刚才看到自己之后,脸色变得更加不好。

    “谢臻,是吧!你不用怕,我来找你只是我们老大认为有些事情你作为当事人应该知道,所以让我来请你。”陈一伟以自认为最和善的笑容对谢臻说道,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吓到对方的。

    谢臻看着陈一伟,他是一点都不想去的,不管祁昊峰想同他说什么。他不认为还有什么是活了两辈子的自己不知道的。可是现在整层楼除了在教室里面有学生和老师,他看不到除了他和陈一伟以外的第三个人,即使陈一伟要动手打昏他带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既然这样又何必让自己再受苦呢?

    沉默的随着陈一伟到了教学楼顶,一脸意味深长看着谢臻到来的果然是祁昊峰。谢臻前世对祁昊峰根本说不上了解,事实上他呆在祁昊峰身边的几个月都处于一种再次被亲人抛弃的绝望中,当初的他根本没想到谢家将他接回来之后很快又将他送进另一个火坑,这成了上辈子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那几个月中他倒没有太在意祁昊峰会怎么对他,其实那个时候祁昊峰对他的兴趣也不大,对他也就是像对其他的床伴一样,偶尔会到他住的地方来一次,其余的时候倒没怎么管他。

    看到祁昊峰,他倒是和谢臻记忆中一样,表情总像是在逗人似的。那个时候他总喜欢在床上逗谢臻。

    “自我介绍,祁昊峰。我想龙斯仲恐怕不会跟你提到我的。”祁昊峰指着自己对谢臻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谢臻只想象征性的问一问,他对陈一伟刚刚说的“作为当事人应该知道的事”并不感兴趣。

    祁昊峰靠近谢臻,抄着手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小小年纪就流浪日本街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是谁把你送到日本的?”

    “如果你想问这个的话,很抱歉,从我有记忆起我就在日本了,怎么会知道为什么会在日本”谢臻冷淡的答道。

    “哦,是吗?科学的说法是人一般长到三岁就会开始对身边发生的事有深刻的记忆了,怎么,谢三少爷的记忆是从八岁才开始的吗?”说道“谢三少爷”这四个字的时候,他是一字一顿的说的。

    谢臻心中一颤,祁昊峰居然已经知道了他跟谢家的关系,连他八岁被送到日本都能查出来,这又是他没有想到的。谢臻慢慢地眨了眨眼睛,稍微避开祁昊峰像钉子一样盯着他的目光

    “也许时间太久了,所以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除了在苏穆面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