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枯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苏穆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月光从半敞开的窗户照到床上躺着的人。谢臻面对窗户侧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外面的夜空,没有一丝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现在想,把那个男人画下来。

    他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走到门边打开门,对守在门外的人说:“我想去画室。”他知道,按惯例如果是龙斯仲让人看着他,那他要做什么都要先问过龙斯仲才行。

    那两人受了龙尚玄的命令,不让谢臻出房门一步,原本是要一口回绝的。但谢臻瘦瘦小小的身体穿着睡衣,站在半开的门边小心翼翼地说话,他身后一片黑暗,走廊上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显得尤其瘦弱。其中一人有些心软,于是说:“臻少爷请稍等,我先去请示二少爷。”

    “好。”表情淡淡的关了门,谢臻在床边坐下,一只手无意识的在被套上勾画,他感到紧张。他很久没有自己想要做什么了,这样做被发现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但他不觉得还有什么好怕的,他紧张是为他要做的事本身而紧张,而不是为结果。

    不一会儿,保镖来敲门:“臻少爷,我们送你去画室。”

    谢臻吸口气,起身打开门,笑了笑:“谢谢。”

    “臻少爷不用客气,因为太晚你可能不能呆太久。”

    “好。”

    谢臻关上画室的门,开了灯,他觉得他将要做的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于是又轻轻的将门反锁上,安静的房间里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熟练地用笔勾勒出留在脑海中人的轮廓,很快的一个男人的五官出现在纸上,然后是长发,甚至手上还握着枪,因为他记得那个男人当时从外套到鞋子全是黑色,所以没有给画上色。画完了,谢臻就对着画板发起呆来。他不知道今天朝龙斯仲开枪的人是不是画上的人,但他不想让龙家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他画那个人,只是因为他想画。他知道那个人是强大的,他能潜进龙家的私人岛屿,而且来去自如的不被发觉,明明和连自我都做不到的自己不一样,但他却从那个男人的眼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因为他很多次在浴室的镜子里,从自己的眼里看到过,那是一种无所谓的眼神。他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谢臻觉得也许在岛上的那天晚上,那男人之所以没有杀他,或许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他们是同类。

    谢臻将画从画板上取下来,叠好,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精装的《西方美术史》,小心翼翼的放进夹层里面,想换个地方放这本书。然后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窗台边的人。

    谢臻手一抖,手中的书就掉到了地上。

    谢臻刚进画室的时候,苏穆已经在里面了,听到开门声的时候他以为是来搜查的保镖,他随意的找了个角落藏身,自信不会让人发现自己,因为画室里东西太多太杂,对他来说藏身正合适。但却没想到进来的是他上次放过的龙斯仲的那个男宠。苏穆看着他关门反锁,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开始画画。

    起初苏穆并没有当一回事,但是当他看到谢臻画的是什么之后,他想,这次看来不能放过这小孩儿了,虽然上次因为他那双眼睛而自己什么都没做,但他若是将自己的存在告诉龙斯仲,那就另当别论了。没有人想暴露真面目,尤其是杀手。虽然他将生死看得很淡,但自己的生死可不想让别人掌握。此刻,要无声无息的弄死这么一个小孩,没有一点难度,而且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在被发现之前离开。

    可是他又看到那男孩子小心的将画藏起来,似乎不想被人发现。苏穆发觉自己居然有了很多年前已经消失的好奇心,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好。但他想他应该弄清楚这小孩儿究竟想干什么?于是,他从隐蔽的角落站出来,等着对方转身发现自己。

    “你……”谢臻顾不上已经掉落的书和其中的画,就那么看着自己刚刚才画过的人。

    苏穆想是自己吓到对方了,于是一步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书,又将那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画抽出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

    谢臻的双手在身后握紧了又松开,一直反复了好几次,他想那人必是已经在这里很久了,自己刚刚做的事也当然会看的一清二楚,他不知道对方到底会把自己怎样。

    苏穆看完画,看了很久,这才抬头,他知道龙斯仲的这个男宠叫谢臻。这都是他的雇主给他的资料里包括的内容。

    他这次的雇主是谢家的当家,最开始的任务本是要杀了龙斯仲的。但后来不知为何,暂时又不杀了,要过一段时间再行动。他从来是个敬业的杀手,在雇主没有取消交易前,他会紧盯目标。他得到消息有其同行在今天晚上要对他的目标下手,于是提前一步潜进了龙家现在的地方,没想到出手的居然是青帮的头号杀手天鹰。难怪他的雇主要延缓交易了,自然是想先看看青帮的当家祁昊峰的态度了。一山不容二虎,Z市有祁家,龙家现在来了,争斗不可能避免。

    苏穆在道上从来都是独行侠,他的生活很简单,接任务,杀人,收钱,实在很无趣。他没想到还能遇到一个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