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枯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生病
    那是一片血红的玫瑰花海,那是一个有着高贵笑容的女人,她穿着剪裁得体的中国旗袍,旗袍上也是大朵大朵怒放的玫瑰,衬得她是那样雍容华贵。她动作优雅的用手中的花剪轻盈的剪下一朵朵玫瑰。

    突然,场景一变,有一双眼睛从窗帘的缝隙里偷偷的看着那个像蝴蝶一样的女人在玫瑰花丛中穿梭。偶尔有风吹起了窗帘,那是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子,他的眼睛很大,黑的发紫的瞳孔彷佛能吸纳净化一切污垢。他藏身在阴暗的角落里,长久的偷窥着阳光下如花一般的女人,偶尔他的嘴里会发出怯懦的吐字不清的声音来:“母亲……”

    可是转眼间,玫瑰花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的血,红的刺眼。那男孩子的胸口上插着一把花剪,鲜血汨汨的从那里流出来,他痛苦的张着嘴,大口的呼吸,眼睛瞪得很大,费力的试图抬起捏着玫瑰花的手来,朝着正歇斯底里尖叫着的女人。可是那女人没有看他一眼,边叫着“孽子”,转身疯狂的跑远了。他绝望的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

    谢臻猛地睁开眼,在昏暗中瞪着天花板,急促的喘息。他有点恍惚,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窗帘挡住了光线,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他听到花园里传来了龙皎湄清脆悦耳的笑声。那是他听过最动听的笑声,谢臻想,那是要多幸福才会有的笑声啊!真是让人羡慕呢!

    但是看着别人的幸福,自己还能怎样去嫉妒?谢臻忍着痛从床上起身,慢慢地挪步到浴室,将一切声音都从自己耳边隔绝。他看到镜子里的少年,那么苍白,那么凄惨,目光空洞的犹如行尸走肉,于是,他对着镜子里的人笑了笑,说:“你真可怜!”

    躺在浴缸里,谢臻看着自己的左手腕,那里一片光滑,透明的肌肤下甚至能看看一根根的血管。他想起玻璃割破肌肤的钝痛混合着温热的血液从那里流出,生命一点点溜走,手腕突然觉得疼痛起来,疼的心脏也被纠紧了。他想,这么的痛,谢臻,你怎么下得了手?

    不知道在浴室里呆了多久,谢臻感到浴缸里的水越来越冷,而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热。

    费了很大的力气,谢臻擦干身体,换上睡衣,头重脚轻的走出浴室。花园里,龙家少爷们的谈话声和笑声依旧,以前的自己总会躲在窗帘后偷偷的看着,羡慕着,向往着,一如在梦里偷看自己的母亲那样。但是现在谢臻只想躺下来,他觉得口渴,却已经没有力气去为自己倒一杯水,只是安安静静的在床上躺下来,将自己蜷成一团,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生病了,应该是发烧了,他有些庆幸,这样待会儿就不用再下楼和他们一起吃饭,这样大家都不会觉得不自在了。

    今天天气很好,医生说龙小少爷最近身体不错,心脏的情况也很稳定,于是大家聚在花园里,连龙斯仲也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在家里陪这位最小的弟弟。但是龙昀敕却有些心不在焉。

    一切都很好,能看到最爱的弟弟漂亮的笑脸,能听到他带着活力的笑声,可龙昀敕总忍不住装作无意的去看二楼的那扇窗户。今天一直没有看到谢臻,以前的话,他总会将身子躲在窗帘后面,用那双带着怯意的眼睛,从微微撩开的窗帘缝隙里朝花园张望,一旦被发现,就快速的放下窗帘,将自己完全隐藏起来。龙昀敕甚至做好了准备,只要逮到谢臻偷看,自己就要立即超露出嘲讽的笑容,让他无地自容,可是直到大家离开花园,他没有机会逮到谢臻偷看。

    龙昀敕不知道他反常的举动早已心被思缜密的龙斯仲看在眼里,而龙斯仲早就知道谢臻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偷看,因为他们卧室的那扇窗户没有被打开,而窗帘一直纹丝不动。龙斯仲暗暗皱了皱眉,昨天他对谢臻居然一个人跑到花园呆了那么久感到有些生气,晚上就做的有些过了,但他以为并没有比以往过分多少的,谢臻不可能现在还在睡的。于是他叫来管家,让他去卧室看看。

    不久,龙管家就回来悄悄告诉龙斯仲,谢臻病了,在发高烧。

    “大哥,谢臻哥哥呢?他为什么老是不来花园里和我玩儿?”龙斯仲正准备让管家叫医生去给谢臻看看,龙皎湄就拉着他的手撒娇的问道。

    “他病了,不能陪你。”龙斯仲将他抱到腿上,说道。

    “啊,那谢臻哥哥也要像我一样吃很多难吃的苦苦的药片吗?”龙皎湄皱着漂亮的眉头,问道。

    “嗯。”

    “那我们去看他,好不好?”龙皎湄睁着大眼看着龙斯仲。

    “今天不行,等他病好了再让他陪你。”龙斯仲断然拒绝。

    “可是……”他还想说什么,却被龙斯仲警告的目光看得说不出来。

    “大哥,你不要这么凶,吓到小湄了。”龙千婳抱过龙皎湄,一项冷漠高傲的她,也只有在面对这个八岁的弟弟时才会露出一丝少女的柔软来。

    龙千婳抚着他的头,轻声说:“小湄别怕,大哥是怕谢臻把病传给你,那你就要吃更多苦苦的药了,说不定还要打针,那多痛啊!所以等他好了再和你玩儿,好吗?”

    “哦,我知道了。”龙皎湄失望的说道。不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