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枯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往生(抓错字)
    谢臻闻到了空气中玫瑰的香气,浓郁而芬芳,又似乎听到了在自己还是孩童时才听到过的清脆而音调分明的鸟叫声。谢臻想,这是在谁的花园里?是那个叫母亲的女人还是龙斯仲,还是祁昊峰?强烈的阳光穿过眼皮,正在唤醒他的意识,刺痛了他的眼睛,但是他没有张开眼,也没有想转头避开灼热的阳光。他嘲讽的扯起嘴角,真是足够讽刺了,连死了都还忘不了那样的场景吗?不是憎恨不已吗?不是已经忘记很久了吗?

    听到有压抑的低咳声传来,熟悉而怀念,是那个老园丁。是了,那是龙斯仲的花园,不,是龙家人的花园,这里是他们的乐土,在这里,自己掉进地狱的最低端,终于,到死也没有再看到阳光。

    鸟儿停止了鸣叫,扇动翅膀飞走了,周围很安静,谢臻甚至能在心里感觉出它扇动翅膀的频率,那和自己心跳的频率一样,如此清晰。谢臻想,这样的错觉太清晰了,自己的心脏应该被龙斯仲取出来给他最疼爱的弟弟了才对的,一个死后连心脏都被取走的灵魂又怎么还会知道心跳是什么感觉呢?

    感到有渐近的脚步声停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然后良久,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臻少爷,大少爷在找您呢!您怎么睡在这里,快去用餐吧!少爷们已经催了好几次了!”声音客气而冷漠。

    会称自己“臻少爷”的只有一个人,龙家的管家。自己从十三岁到十六岁呆在龙家,这位管家从来没有对自己和颜悦色过,他永远是将龙家的几位少爷摆在第一位的,将他们照顾的妥帖周到,而在自己面前从来像一部机器一样,传达着少爷们的话。那个时候,幼稚而充满幻想的自己常常苦恼于这位管家的态度,总是小心翼翼的反省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让他不能将自己当作家人来接受。甚至委屈的向龙斯仲撒娇,但是他只会说:“你不用担心他们喜不喜欢你,只要我喜欢就好了。”

    现在想一想,自己在龙家人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个容器,这个容器里面存放着一个叫“心脏”的零件,等他们有心脏病的小少爷长大了,就要把这个零件取出来,安装到他身上,让他能健健康的长命百岁,所以,有谁会对一个器皿产生感情呢?连龙家所有的佣人都称他“臻少爷”,他是被区分开来的,“少爷”的称呼只是为了欺骗一个十三岁的孩童,让他以为自己也是少爷,事实上却什么都不是。十三岁的自己笨拙的学习着一切,小心的讨好所有的龙家人,只以为他们肯收留自己,那么已经将自己当作家人,只要自己听话,就不会被抛弃,他们就不会再像自己的父母一样丢弃自己。他还是个孩子,他没有上过学校,但是他不想再流落街头受人欺负,同垃圾桶旁边的野猫野狗抢已经馊掉的残羹冷炙,他只是想有家人,他想有人疼他。龙家的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于是,十三岁他就上了龙斯仲的床,只是因为龙斯仲说喜欢他,而自己感恩于他的收留,奉献了自己唯一拥有的东西——身体。

    那个时候的谢臻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就很乖的,但他的母亲曾经把花剪ch进他的心脏,因为说他是孽子;而称作父亲的男人像丢掉一块无比肮脏的破布一样派人将他丢弃在异国街头。又凭什么以为倾尽所有就能活得像个人一样呢?可是他太小,他没有读过书,他不知道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的。他每天想着讨好龙斯仲,想博得他多一点的喜爱。而龙斯仲从一开始就只是将他当做一个装着一颗会跳动的心脏的人偶,只是某一天发现,这个小自己几岁的人偶长得很漂亮,又时时想要讨好自己,处去青春期的少年没有丝毫觉得不妥的将他带上了床。从那以后,在龙家人的眼里,他又多了一个身份,大少爷的玩物。而他还天真的以为那是喜欢,那是爱。

    “臻少爷,请快起来!否则大少爷发怒会怪罪的。”管家的声音更加冷漠。

    谢臻终于感到不对了,这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记忆力,而这位管家真的是在叫自己。他真开眼睛,阳光刺眼,看到管家站在自己旁边,高高在上。管家身后不远处就是龙家威严的主屋,这幅画面是如此的熟悉。就像自己无意中听到龙斯仲和几个弟弟的对话,明白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一天,也是这样一个人默默的躺在玫瑰花丛旁边的椅子上,听着老园丁的咳嗽声,意识虚无缥缈的发愣,直到管家来请自己回屋。

    “大少爷一直在找您!你不是说给少爷们送茶吗?怎么居然睡在这里?”

    看,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谢臻从椅子上起身,看着管家想,自己当初是怎么回答的?似乎是推开管家,怒气冲冲的跑去质问龙斯仲为什么要这么对他,然后就被关起来。整整三年,再也没能踏出房间一步,彻底的沦为玩物,等着龙斯仲每天夜晚的到来。等他发泄够了,才会离开,让人来清理。他只能从窗户看到花园里的玫瑰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直到十七岁,在那个老态龙钟的园丁的帮助下逃走。但是到了外面世界,自己躲躲藏藏,不能被龙家的人抓回去,但是又没有谋生的技能,甚至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刚开始的时候连话都已经不会说了。做了男人三年的玩物,长相柔弱漂亮,很快就被人盯上,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