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逍遥保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下注
    余四海刚进休息室,脸上的表情便阴沉下来,头也不回地问道:“刚才站在齐天荣身边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他今晚找来的拳手,你们怎么看?”

    身后那个高大健壮的大汉捏了捏拳头,指节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屑地说道:“就那个家伙?看着也没什么能耐,我一定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另外一人面无表情却略带嘲讽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那恐怕那个被打得满地找牙的人就是你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高大健壮的大汉不满地质问道。

    “丁浩,你有什么看法?”余四海没有理那个大汉,而是转向那个叫丁浩的男人问道。

    丁浩沉默了片刻,说道:“那个人似乎深不可测,我看不透!”

    “不管怎样,我谋划运作了很长时间才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只许胜不许败。我要让齐天荣名誉扫地,在华东地区彻底抬不起头来!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光荣安保集团只有这些没用的软蛋,以后看谁还会把业务交给他们做!”余四海眼中透露出狠厉之色,说完,便让两人留在休息室准备接下来的拳赛,自己则带着几个手下来到贵宾席上观看比赛。

    没过多久,场中间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请大家安静一下,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原本熙熙攘攘的场馆迅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开始兴奋起来,一些知道这次比赛内幕的人更是开始期待这场即将到来的决定安保行业龙头老大的比赛。

    “今晚比赛的第一场,是来自河北的谭腿传人谭绍对阵来自广东的洪家拳弟子李峰!这是南拳和北腿的较量,他们在这里将要决出谁才是武林的王者!投注时间为3分钟,要投注的朋友抓紧时间了!”

    伴随着主持人富有煽动性的介绍,两边的拳手都登上了拳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和口哨声,场馆内的氛围开始热烈起来。

    观众席的每个座位上都放着几张投注卡片,上面标注了参赛双方的拳手简介和相关赔率。观众纷纷在投注卡片上填入投注对象和投注金额,并将卡片交给在观众席四周来回巡视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收到卡片后立即汇总到场馆一边的几台电脑前,由专门人员进行汇总登记。

    不过常来看拳赛的人知道,这第一场比赛通常也叫作暖场比赛,出场的人并不是当天实力最强的选手,当然也不会是最有看点的比赛。因此很多观众只是气定神闲地坐着,并没有急着投注。

    主持人也知道这场比赛并不是重头戏,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去渲染氛围,而是仅仅对双方做了一个简单介绍,待投注时间一到,就跳下了拳台,示意比赛开始。

    双方经过短时间的试探后,谭绍首先发起了攻击。

    北方的谭腿以凌厉的腿功见长,谭绍连续踢出数腿,攻击范围覆盖了对方的上中下三路,观众席中响起一阵欢呼,“踢死他!踢爆他!”许多投了谭绍胜的人纷纷嘶吼着。

    李峰不敢轻掠其锋,只是靠灵巧的步法一一躲过了攻击,耐心寻找着对方的破绽。而观众席中一些投了李峰胜的人开始发出不满的叫声:“怎么老是躲?快还击呀!用拳头打爆他的头!”

    谭绍在经过一轮进攻后体力有所下降,步法开始变得缓慢。此时李峰抓住机会开始反击,南方的洪家拳开始展现出威力来,连续的组合拳渐渐将谭绍逼向拳台一角。

    谭绍眼看着渐落下风,心下着急,决定剑走偏锋,使出谭腿中一招必杀险招,飞起左腿踢向李峰胸口,紧跟着右腿扫向李峰的太阳穴。如果这脚踢中,李峰非死即残,但如果没有踢中,那么谭绍也失去了平衡,必败无疑。

    李峰深吸一口气,左臂横挡,挡住了扫向自己太阳穴的一腿,胸口一顿,硬生生承受了对方一脚。

    谭绍的左脚刚接触到对方的胸口,便如同踢中了一块铁板,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但此时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抽身不及,被李峰一拳砸在左腿的腿骨处,只听见“咔嚓”一声响,谭绍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李峰继续抢前一步,飞起一脚,将谭绍踢下了拳台。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一瞬间,当观众反应过来时,谭绍已经摔倒在拳台下的地板上,昏死过去。

    工作人员匆匆抬着一副担架进来,把谭绍抬了出去。

    观众席爆发出一阵欢呼和咒骂声,先前投注了李峰的人欢呼雀跃,吹嘘着自己的眼光独到,而买了谭绍赢的人则纷纷咒骂北腿浪得虚名,原来如此不堪一击,却没人关心谭绍的死活。

    秦羽馨坐在齐天荣的身边,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虽然她以前也来这里看过黑拳比赛,但毕竟接触得不算多。在她看来,来这里看拳赛的很多人都是非富即贵,平时个个都是翩翩君子,温文尔雅,为什么到了这里,竟会如此漠视生命?这与野兽有何区别?

    齐天荣似乎看出了秦羽馨的想法,轻轻说道:“别看这些人平时都人模狗样的,但其实内心空虚得很,而且在现实中有很多压力也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这黑拳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