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之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20:惨胜
    “蜀贼从后面包围我们了?罗宪居然布局如此,这厮是铁了心投靠伪魏,要拿我们立功受赏?”步阐有了一丝寒意。

    一旁的盛曼也有点后悔布置了此次行动,哎,好好的当个建平郡太守不是很快乐吗?盯梢、刺探情报,又没有业绩压力。只要进犯,稍作抵抗就可以撤军。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几百人逐渐的靠近了,也顺带着看清了一些旗帜的字样步。

    自己人!二人长出一口气。

    来人正是步玑和步璿。带着400多人兴冲冲的跑了上来“叔父!休要瞒我,有这等好事为何不带上侄儿?”

    “。。。。。。是你通知他们来的?是不是害怕此次有点棘手,预先叫他们来支援我们?”步阐有点无语,只能想出这一个可能来。

    “。。。。。。不是,在下以为此次应该会很顺利,再者,将军不是也不想带着他们吗?我哪敢多此一举。”盛曼低声道,不过心下暗想也幸亏他们来了,不然这战局还真不好说。

    “好事?你们从哪里看出这是好事?叔父我此次来进山剿寇!”没透露信息就好,待步玑和步璿走近后,步阐又拿出了长辈的威严,严肃道“真是胡闹,万一有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你们的父亲交代?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叔父我来做吧。”

    “咦?不是说这里有上好的盐井吗?怎么是贼寇?贼寇把盐井霸占了?”步璿是一个没心眼的,直接说了出来。

    “胡说!哪里有什么盐井?分明是谣传!贤侄万万不要听风就是雨,叔父我此次前来就是剿寇!”步阐老脸一红,死撑道。

    “哦,既然没有盐井,那侄儿就撤了,相信这点贼寇叔父和盛曼将军也是不在话下吧,那我等就撤了。”步玑冷笑,拉着步璿做出要走的样子。

    “咳、咳,”盛曼可不是一个讲究脸面的人,连忙阻拦“二位公子,其实。。。。。。”

    “其实这里虽然没有盐井,但是,剿灭了贼寇还是有不少好处的,他们也积聚了不少财富。”步阐把话题拦了过来。

    步玑却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继续往回走。

    “好啦,这也是一次磨炼的机会,而且,剿灭这伙贼抠,不论缴获什么,都有你们一份,断然不会亏待前来的兄弟!”步阐终于忍不住,摊牌。

    哼,我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而且,你也是撑不住了吧,也好,想必拼杀的差不多了,该我们出手了。步玑心下狂喜,脸上却还是很淡定的样子“既如此,叔父,剩下就交给侄儿来做吧。”

    都是出自于步氏家族的交州义士,而且,作为家主,步协的部队明显要比步阐的更加精锐一些,这400多人冲了上去,很快就扭转了颓势,和余下的200多名吴军开始反推蜀军,虽然仗着勇猛和蒲元神刀的威力还在坚持,但这新加入战斗的吴军也不是吃素的,还采取完不惜成本的搏命打法,当一名蜀军的佩刀砍进了敌人的体内后,却被受伤的敌军死死攥住,旁边一名友军的利剑便轻松的刺进了蜀军的身体,这种二对一的换命战术对于人数占优的吴军来说很是有利,旁边一干人等纷纷效仿,于是,渐渐地,蜀军伤亡开始加大,阵型开始松散、混乱、退后,渐渐不支。

    “殿下,是不是。。。。。。”在远处观战的张绍等人眼看着这战局几经辗转,先是远程吊打近乎零伤亡,接着互相伤害又陷入僵持阶段,好不容易使用了杀手锏,神兵利器蒲元刀,结果,不知从哪里又窜出来数百吴军,大有将这战局再度扭转回来的态势。

    “上吧!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要想让这开创基业的第一战不成为遗憾,成为最后一战,只能拼了!”刘谌缓缓说道“也好,此次没有带上罗袭,否则真有了不测,也是对不起罗宪将军了。”

    在确定吴军的动向转移到北井后,刘谌在转移的时候就把罗袭打发走了。当然,也是怀了点小心思万一能回去报个信,让罗宪前来支援呢?

    听完这话,张绍沉默片刻,拔出了佩剑——虽然早就转职为文职官员,可毕竟体内还是留着武将的基因,国士之风的张飞,那可不是浪得虚名,是历史上的一段传说。

    而在张绍身旁的刘辑、诸葛京、张郁、费立、谯同也纷纷拿出了武器。是的,没有选择了,自打从成都出来,选择跟随刘谌一起打拼,他们就没有选择了。

    最后,刘谌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殿下,你不用。。。。。。”张绍有点吃惊,连忙劝阻。

    “都说了没有退路,你们上去拼杀,我还在这里坐看成败?”刘谌突然豪气万丈“若败,我还能独活?若胜,恐怕你们也会看不起我这个懦弱之人吧?就让我们兄弟同生共死一回!”

    是的,先祖昭烈帝确有屡战屡败抛妻弃子,舍弃部下逃命的场面上演,但想必在创业的最开始,一定无数次和关张等人奋勇杀敌,共同奋战的激情岁月吧,若不然,怎能换的他人的舍命相随?我刘谌眼下的处境和当年昭烈帝又有何区别?我刘谌又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北地王的称号?笑话!社稷已不存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