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的献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73
    不幸中的大幸,  达姆和苏佩里这一伙人似乎没有立即处决她的意思。见到她醒了,头脑和对答清晰伶俐,一看就已经从眩晕的后遗症里走了出来。唯恐她会逃跑或是对外界发信,苏佩里亲自拿了一捆绳子,  将她捆在了柱子前。

    在那绳子在她双手上绕圈圈时,叶淼想起了以前听来的自救方法,  面上不动声色,  实际悄悄绷紧了手臂的肌肉。肌肉绷紧时,  整条手臂会比正常状态更粗。等苏佩里离开后放松手臂,  幸运的话,  可以有一点活动的空隙。

    可很快叶淼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苏佩里一点情面也不留,  下了十成十的死力去绑她,  粗粝的绳索勒进了肉里,紧得皮肤发红,  隐隐作痛。叶淼的手臂纤瘦线条流畅,  没有发达的肌肉,可以用诡计偷来的空间本就有限,这下就更没有施展空间了。

    将人绑好后,苏佩里和达姆一前一后离开了。

    等室内重新安静下来后,  叶淼开始尝试着放松肌肉将手抽走,  未果后又试着往两个方向撑松绑绳,还是失败。摩擦太过,与绳子接触的皮肤跟火烧一样滚烫。叶淼只得放弃,心里涌上一阵后悔。

    唉,  早知道刚才就装作弱不禁风神志不清的样子来麻痹他们的警觉心了。

    不过,就算继续装晕,她也不知道怎么逃出去——苏佩里胆子再大人再傻,也不可能把自己常住的家搞成吸血鬼复活的大本营——他家不比平常人,常有猎人出入,被撞破的可能性太高了。

    所以,这里应该是他鲜为人知的私人庄园——连最亲近的仆从也无法得知的、位处偏僻之地的家。既然跑不了了,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把所有疑惑都问个清楚。她宁可忍受身体上的不适,也不要好奇得抓心挠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淼慢慢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姿势的难受程度。一直维持着双手后扯的姿势,肩膀都快没有了知觉。从臀部到小腿一带已经麻了,动一动就如同万蚁噬骨。

    夜半时分,缭绕在那棺材周围的银紫色的魔法阵的光冷不丁地一熄,垂着头的叶淼骤然惊醒。

    室内唯一的光源消失了,陷入了一片静谧的恐怖之中。光的残象还留存在叶淼的视网膜上,让她视野中一片昏花。

    “咣”一声,两扇门被推开了。苏佩里狗腿地把墙上的照明灯都点亮,迎接着他的主人走进来。看见棺材周围的魔法阵已经消失,达姆面露激动喜色:“终于等到这个时刻了,兄长复活的大日子——终于到来了。”

    苏佩里忙道:“恭喜主人。”

    那半开的棺材板仿佛受到了不知名的外力震动,砰地一声,猛地弹开,狠狠砸到了墙壁上。一个人形的东西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屏气凝神的叶淼看清他的模样,头皮瞬间发麻了。

    那是一个除了形态是人类,其余地方和人没有一点相近的东西。他没有头发和眼皮,漆黑褶皱的皮肤下犹如有虫子在爬动。一咧开嘴,便涌出了一滩浑浊的血沫。

    完全打破了吸血鬼优雅冷酷的形象,只能称作是一条血淋淋的人形物体而已。

    要命了,这到底是什么妖怪……已经是这副鬼样子了,吃人的心脏真的有用吗?

    达姆却好似已经习惯了哥哥的样子,脸上带着异样的神采。旁边的苏佩里的眼中闪烁过敬畏和恐惧:“达姆主人,我们……”

    达姆回过神来,却没有看叶淼,指了指那个昏迷在地上染了疫病的平民女孩:“就从她开始吧。”

    苏佩里谄媚道:“是,主人。”

    叶淼无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佩里将手插在了那女孩的咯吱窝下,将人往棺材的方向拖去。

    就在他还差一点到达棺材之际,半空中响起了一声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响亮枪声。玻璃炸裂,坐在棺材中的达姆的兄长长长地哀嚎一声。短暂的半秒内,这具苟延残喘的躯壳就在所有人面前轰然爆炸,飘飞成了一堆粉末。

    达姆狂怒大吼:“不——”

    竟是一颗银子弹从高空处射来,穿透了那家伙心脏,一击了结了他。

    难道说是克里斯蒂安家的人终于找到她了吗?!

    绝处逢生,叶淼大喜过望,忙抬头循着声源去看,望见玻璃窗外有几条人影飞了进来,他们的身上没有带任何挂钩和绳索,轻盈地从高度超过二十米的位置落了下来,如同有风在托着他们的身体,漆黑的衣角猎猎舞动,让人想到了夜行的蝙蝠。

    吸血鬼猎人再怎么厉害,也是肉|体凡躯。在没有安全措施的前提下,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还能毫发无损的,绝无可能是人类。

    果然,随着彼此靠近,叶淼总算看清了他们的样子——苍青发白的皮肤,肃穆的神情……他们是吸血鬼!

    另一边厢,紧闭的大门也被撞开了,涌入了一行同样装束的吸血鬼。格尔特的脸也在其中一闪而过。

    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跑在最前头,正是许久不见的贝利尔。

    仿佛看到了得救的信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