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时光不听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第四章
    时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听说时景岩没女朋友,她竟然莫名松口气。

    她接着问:“我认识闵璐姐吗?”不然时景岩一开始不会跟她这么说:是闵璐。

    时景岩正在开车,用余光看她:“小时候还给你编过小辫子,不记得了?”

    怎么能不记得呢。

    六岁前在大院那会儿,对她好的人,她全部刻在了心上。

    经常给她扎小辫的是雯雯姐,原来雯雯姐姐叫闵璐,那会儿大院里的孩子都称呼小名。

    她记得闵璐比她大十几岁,很巧,会给她编很多种小辫子。

    时光开始努力回忆小时候的场景,很多记忆早就模糊,只记得陶奶奶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做她爱吃的菜,还用烤箱烤鸡腿给她吃。

    然后记忆里最多的就是时景岩,有院里小朋友欺负她笑她时,时景岩路过都会维护她。

    他们还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小哭包。

    陶奶奶去世后,她暂住在时爷爷家里,之后时一盛和秦明月收养了她,要给她改名,爷爷取了几个名字,征求她的意见,问她觉得哪个好听。

    她声音很小,说时间挺好听的。

    收养那天,家里所有人都在老宅吃饭,时景岩也来了,时景岩说:“那不如叫时光,时光比时间好听。”

    后来,她就叫时光。

    在她走神的当口,时景岩已经把车停在了咖啡馆门前。

    时光从回忆里抽身,解了安全带下车。

    这家咖啡馆时景岩第一次过来,就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

    时景岩点了一杯茶和一份茶点,时光要了一杯咖啡和一块巧克力慕斯,不贵,加起来才一百多块钱。

    时光知道,时景岩选这里,是给她省钱,应该说是怕她卡里的钱不够请客的,就没去更高档的场所,毕竟她晚上还要继续请他吃饭。

    时光的零钱包里有近两百块钱,是假期在班级群里抢的红包。

    她没刷卡,就用了支付。

    时景岩看到了时光用的,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他先去找座位。

    今天不是周末,下午店里的人不多,他找了个安静的靠窗位置。

    时光结过账去找时景岩,他靠在沙发上,意兴阑珊的看向窗外,好像在想事情,眸光一直盯着某处看。

    她动作很轻,在他对面坐下,顺从书架上捎了一本书时尚杂志翻看。

    他没注意到她,还在看窗外。

    时光打开第一页,服饰的色彩鲜艳,设计风格大胆夸张,她很快被吸引。

    时景岩回头就看到时光安静的趴在桌上看杂志,全神贯注,浓密纤长的睫毛不时扑闪几下。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她的父母怎么就舍得遗弃了?

    就算有不得已的苦衷,哪怕是养不起,送给没孩子的人家总比扔路边好吧?

    谁都不知道陶陶是哪天生的,陶奶奶捡到她时,她大概刚出生十多天,大冬天的被丢在医院附近的路边,裹着她的小被子里也没留纸条,具体出生日期无从得知。

    陶奶奶是在她老家江县的县城捡到了陶陶,江县是一个小山城,贫穷偏僻,不过环境好,当时陶奶奶是回老家养身体,没想到就遇到了陶陶。

    陶奶奶说,第一眼看到这孩子就舍不得送到福利院去,家里所有子女都强烈反对,可陶奶奶铁了心的要收留。

    陶奶奶在老家一直把陶陶带到一岁大,回北京也一块把陶陶给带来了。

    服务员送咖啡过来,时景岩回神,他问时光哪天去学校报到。

    时光:“后天就可以,那边有人接待了。”

    时景岩:“最迟哪天?”

    时光想了想:“这周末。”

    )        时景岩点点头,给秘书发了条信息,让秘书把他周六那天的时间空出来,晚上也别安排应酬。

    “在家多玩几天,周六我送你去报到。”

    时光怕耽搁他工作,说自己可以过去,爷爷家也有车,让司把行李送过去就行,铺床打扫卫生之类的,她自己就能搞定。

    时景岩还是那句话:“周六我送你去报到。”

    时光没再坚持,答应下来。

    她抿了一口咖啡,甜甜的。

    时景岩在咖啡厅也没闲着,一直用处理工作,傍晚时,爷爷给他打电话,让回家吃晚饭。

    他问:“都有谁?”

    爷爷:“还能有谁?我和你奶奶,还有你跟陶陶。”

    时景岩考虑几秒:“马上就回。”收线后,他跟时光说晚上不在外面吃了,她欠的那顿饭过几天再请。

    时光:“现在就回家吗?”

    时景岩颔首:“先送你回家,我要去公司开个会。”

    时光紧跟着问:“那你晚上回不回爷爷家吃饭?”

    时景岩说:“回,我平时就住爷爷家。”

    难怪了。

    今天午,他轻车熟路的到了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