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后再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陈立青不由扼腕叹息:“唉,这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小南不会变成这样。”

    林夕轻轻摩挲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抚:“阿姨,这是我跟向南之间的问题,不能怪您,您别自责。”

    “怪我,都怪我。”陈立青抬起头来,苍老的眼睛里有一丝浑浊:“我……我……”她咬了咬下唇,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唉,总之都怪我,你就多体谅体谅小南,他心不坏,就是爱钻牛角尖,你再多给他点时间,等他想通了就好了。”

    林夕见她之前视线闪烁,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暗觉她隐藏了什么事情。眼波轻轻流转,她故意叹一口气,半真半假地说道:“阿姨,您也知道,我等了向南十年,现在是真累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耐心再继续等下去,他实在太铁石心肠。”

    陈立青见她一副打算放弃的口吻,不由有些慌张,小南年纪不小了,夕夕这么好的姑娘又很难再遇见,要是错过,那可是后悔一辈子的事。比起自己的老脸,还是儿子的幸福更加重要。

    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她嗫嚅了下嘴唇,不敢直视林夕的眼睛,视线慢慢垂落到自己鞋尖上:“其实,小南的个性这么冷漠,都要怪我,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他。”

    林夕见她口风松动,自己也就不再出声,安安静静地听她讲。

    “我生小南那年,才十八岁,跟他爸在外地打工,手头也没什么钱,小南五岁那年,他爸生了一场重病,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掏空之后,人就走了。你想啊,我一个女人,没有文凭,也没有技术,挣不了多少工资,小南爸爸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塌了,我根本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下去。”

    说到这里,陈立青粗糙的脸上浮起一层愧色,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没有钱,我根本给不了小南好的生活,连他以后读书都负担不起,所以一时糊涂,我就把小南扔在福利院门口,狠下心自己走了。”

    林夕心中一震,她万万没想到陈立青隐瞒的,竟是这样的事实。

    “从那之后,我就离开了小南在的城市,去别的地方打工,我想等自己能挣更高的工资之后,再去把小南接回来。后来是过春节的时候,小南的舅舅让我回老家团年,我想尽借口没去,节后他就买了火车票过来看我,这才发现小南没了。他把我大骂了一顿,带着我去把小南找回来。”

    陈立青十指紧握,眼眶有些发红:“我和小南分开已经一年多了,幸好他没有被别人领走。再见到他时,他长高了,黑了,瘦了,看我的眼神也和从前不一样了,我形容不出来,就是不一样了。”

    林夕几乎可以想象,小小的向南脸上,必定是超乎他年龄的冷漠和戒备,因为信任已经支离破碎,想要不受伤,就得把心封闭起来。

    “所以夕夕啊,”陈立青有些着急地抓起她的手:“小南现在这样的性格都是我造成的,不是他的错,你再多给他点时间,温暖的事我会和他说的,那都是别人的媳妇了,他还去惦记来做什么。总之你相信阿姨,阿姨不会让他干出傻事的。”

    林夕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但看见陈立青焦急的模样,不忍拒绝,只好安抚地握住她的手:“阿姨,向南的性格我了解,您若真是想让我跟他在一起,待会儿他来,您千万别提温暖的事,否则他会认为我找您搬救兵,反倒越帮越忙。您就什么都别管,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我自有分寸。”

    *

    听过向南的身世,对他的冷漠,林夕稍微有些释然。以前她一直以为他对她无动于衷,只是因为温暖,现在想来,也不完全是那么回事。

    虽然温暖是第一个走进他内心的女孩,她的背叛肯定会给他带来伤害,但是最伤害他的,应该还是小时候被妈妈抛弃的事。尽管他最后被找回来,但是残留的阴影还在,以至于被温暖二度伤害之后,变成现在的样子。

    也许,他不是不想让她走进他的心,是不敢?也许,他对温暖,只是惯性的执念?

    也许的也许,他会不会,真的有一点点的在乎自己?就像曾经的曾经,那些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小讯号,让她觉得,他其实是有点在意的。

    她得阑尾炎时,痛得在床上缩成一团,是他大半夜地抱着她送医院;她跟踪他去酒吧,被流氓团伙调戏,他刚开始装作没看见,最后还是替她解了围;她爱睡懒觉起不来床,他却天天都早起,为了给他做早餐,她也逼着自己早起,有次晕乎乎地左脚踩到右脚拖鞋,在客厅摔了个狗啃屎,爬起来时,她分明看到他眼里有笑意;还有上次去酒吧,别人在她手上留电话号码,他也会特意跑过来看看……

    尽管这样的小讯号并不多,更多的是他对她无视,冷漠,甚至凶她,但她还是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有希望。直到温暖再次出现,她才怀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误读。古语说得好,不患贫,患不均。她不嫌向南对她的好太少,只怕和温暖对比,因为两相比较,她就会觉得自己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现在知道了向南小时候的事,这些事她敢肯定连温暖都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