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石游击(下)
    冷场。冷得不能再冷。

    十支米尼式的洋枪?

    老天在上,你没看到柳宇他们背的是什么!

    二十杆后门枪啊!

    所有人看着石游击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怜悯甚至充满了同情。

    石游击对此浑然未觉,他还要趁热打铁:“让你们瞧瞧,这是什么!这是李镇台亲手颁发的委任状,看到这关防没有?”

    委任状被他甩得刷刷作响,谁都能看到那大红大红的官印:“你们想吃皇粮的话,就把这小鬼免职!这样的机会,可不会有第二次!”

    “两条路,给你们选!一个是康庄大路,另一条就跟着这小鬼走到黑,等着让冯军门派兵把你们剿平了吧!”

    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在北圻这个地方,谁不知道冯子材的大名,谁不清楚李总兵的赫赫战功。

    这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委任状都差一点就甩到柳宇的脸上去了。

    柳宇真被吓到了。

    确实确确实实地被吓到了。

    不是因为那封委任状,而是昙花一现般,他看到那位李总兵的大名。

    晚清武官封赏极其泛滥,记名的提督、总兵不知道多少。

    提督作为武官的最高军衔,实缺不过十八个,记名提督却有六千多人,总兵实缺七十八个,记名总兵二万多人。

    他原来也不会刻意去记这个名字,只是这位李总兵,确确实实在历史上记上了他自己的印记。

    今年是――西元一八七八年。

    他明白了石游击的来意。

    倒吸一口冷气。

    “提督衔记名总兵……”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浔州镇副将李……”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石游击搓着手说道:“你们知道镇台大人的厉害了吧?给脸不要脸!呸!”

    他一口唾沫就吐到柳宇那原本洁静的脸上,趾高气扬地摘下自己的顶戴花翎,甩了甩拖在脑袋后面的鞭子:“我与镇台大人,都是昔日冯军门力守镇江时的旧部,还收拾不了你这帮小兔崽子?”

    “今天我就一句话,这事,老子说了算!”

    柳宇脸上多了一口唾沫,却没有丝毫发怒的感觉,江凝雪随手想帮他抹去,也被他阻止了,他只是沉稳地看着石游击:“你说了不算!”

    现在柳字营营众气势弱了许多,虽然说大清兵,一向不曾进入到海阳境内,可那是谁!

    是大清朝的提督军门、总兵镇台,是天上的人物啊,不知道有怎样的权势,随便几句话就能收拾了柳字营。

    那边柳浩豪已经被这场面吓得不敢开口,他不知道局面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石游击阴森的眼神似乎都能把柳宇撕碎了:“给你条活路!”

    柳宇没有回答,场面静得可怕。

    他在思索。

    他的色眼瞅了关切着柳宇的江凝雪一眼:“先让这娘皮侍候本游击,然后立即整队去高平!”

    “我保你们的皇粮军饷,保你们的荣华富贵!也保你不死!!!”

    他声音刚停,那边柳宇终于开口了:“欺人太甚!”

    枪从背上解了下来,枪口对准了石游击,石游击先是一呆,然后又狂笑起来:“却原来是弄了杆后门枪,就敢在本官面前狂妄自大,哈哈哈!笑死我也!”

    说着,石游击把自己上衣解开,露着胸膛骂道:“有本事!往这打!我看你怎么收场!冯军门,李镇台……”

    “呯!”

    浓烈的硝烟味。

    柳宇板动击锤,上膛,按动板机,子弹打中石游击的右臂上。

    石游击只觉得自己这只手仿佛就飞了,巨痛无比,整个人几乎站立不住,顶戴花翎飞了出去,在那边大叫道:“我是大清记名游击石……”

    “呯!”

    第一发!

    柳宇没受刚才那一枪的影响,仍旧是熟练地操作着斯宾塞卡宾射击。

    这一回是右手了,刚好打在关节处,看石游击那伤势,似乎是骨头都被打碎了,他使尽力想向柳宇扑来,发出一声狼嚎般的叫声:“我是大清广西提督冯子材部下!”

    第二发!

    柳宇摇摇头,脸上那唾沫还没被擦去,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格外帅气。

    炙热的弹壳抛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柳宇的动作。

    甚至连石游击带来的两个护卫,也被这杀气所吓住了,他们第一时间就把双手举得高高地。

    子弹上膛,板机,这一回更不客气,对准了石游击左大腿,一枪命中,血花飞溅,整个人直接被倒在地。

    第三发!

    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柳宇和石游击两个人。

    “李镇台不会放过你的!”

    柳宇嘴角带着微笑,退壳,感受着卡宾枪的后座力与火热的感觉。

    枪口冒出焰火,又是一发足以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