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走的很安详
    堂堂一个仙人,竟然这么穷酸,就一把斧子、一个储物法宝……

    果然,在俗世混的炼气士,大多都是这一行的混子……

    飘扬的黑色灰烬中,李长寿将那只扳指模样的储物法宝与板斧一同收到了天字四号储物袋,又收起摄魂珠,跳到了悬崖边缘,蹲在了那三株仙解草前。

    取出两只事先准备好的玉盒,舌尖下塞了两颗自己炼制的解毒丸,双手包裹十八重法力,动作麻利又十分小心,将两株年份较高的毒草连根采起,迅速放入了玉盒中封上。

    采药不绝种,福缘免损折。

    总算……

    李长寿露出了少许微笑。

    他迅速起身,不敢在此地久留,也担心宇文陵还有其他同伙。

    先冲到了那三睛碧波蛇滚落的蛇首前,在怀中取出标注着‘地二’的储物袋,将这蛇首直接装了,用符箓封印,收入了玄字四号储物法器。

    这东西应该能提炼出一些不错的毒药,可以给小师妹防身防狼,不能丢在这里白白浪费。

    周围那滚滚蛇毒还在,那几个蒙面人的尸首,早已被三只‘主战’纸人烧个干净。

    非仙人目标,幽冷玄火烧起来毫不费力;那几人一点点残留的灰烬,此时已经跟他们的将军大人融合,等待着随风而逝……

    随后,李长寿与四只纸人一同动手,将两瓶药粉洒在了各处。

    地面上的人血顿时被点燃,冒出一处处绿色的鬼火,让这些血迹转眼消失不见。

    嗯,净化洪荒环境,保护北洲生态,这是人族炼气士不能推辞的义务!

    又收了几件储物法器,李长寿目光扫视各处,灵识也探查着方圆十里内的各处风吹草动,双手开始掐起法诀。

    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周围几道身影化作纸人,钻回了李长寿的袖子中。

    收伞,身形遁入岩层中,李长寿悄然离开了此地。

    阵法消散后,四周毒雾瘴气涌来,也带来了少许微风。

    柏树下只留下了一截无头的蛇尸、几滩剧毒的蛇血,还有地面纵横交错的裂痕,即将崩塌的悬崖……

    那颗换了个新发型的老柏树,随风轻轻晃动着已经不多的枝丫,像是在跟藏在大地中的李长寿依依惜别。

    毕竟,那是它树生中,第一个进入了它树干与根茎的男人。

    ……

    李长寿借着土遁,在地下悄悄靠近了两个同门师弟师妹斗法之地。

    有毒玄雅正操控飞剑对元青一阵乱打,元青已经招架无力,浑身上下多了许多伤痕,鲜血染满了衣袍。

    这个元青……

    返虚境修为,怕是用丹药堆起来的吧?

    这就是同代弟子中,所谓排名第二的存在?

    若当代弟子排行上的家伙都是这种程度,那几年后的仙门大比,自己多给灵娥准备点丹药和自研法器,她估计能刷到百强……

    李长寿偷偷摸到了两人对战的外围,算准有琴玄雅的出招节奏,一只手探出地面,对着元青用力扔出去了一只瓷瓶。

    ——正是刚才已经用完了的超品软仙散瓷瓶。

    微弱的破空声从后方袭来,刚磕飞了两把飞剑的元青对着身后随手一剑,剑招帅气又精准的斩在了这只瓷瓶上,将瓷瓶瞬间击碎。

    嗯?哪里来的瓷……瓶……

    元青眼皮一翻,剑都没来得及收,身形摇摇晃晃,朝着前方即将扑倒。

    正此时,前方有四把飞剑破空袭来!

    而向前扑倒的元青,近乎张开双臂,‘主动’迎向了来袭的飞剑!

    有琴玄雅本意并不想在此地杀了元青,哪怕元青在她眼里再卑鄙无耻,他也是门内的弟子,需带回山门,让师父他们发落。

    但此时,元青突然不抵抗……

    有琴玄雅就如李长寿所推算的那般,对这套御剑之法其实掌握的并不纯熟,此时她完来不及收剑,这四把飞剑瞬间贯穿了元青的脖颈、额头、胸口、腹部。

    下手之精准,灭其三魂、刺其丹田,干脆利落,不留生机。

    “这……”

    有琴玄雅一愣,随后便想到了什么,轻轻一叹。

    她从半空落下,跳下飞剑,快步走向了元青的尸身……

    元青走的很安详。

    确实很安详,他其实没有感觉到任何死亡的威胁,一瞬间入梦,被刺穿身体也无法醒来,嘴角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哪怕只有一丝超品软仙散,也绝非元青此时能承受的剂量。

    而元青笑容落在有琴玄雅眼中……

    “哪怕心恶如你,也会有一丝忏悔吗?

    你是不是,也被人所逼迫?”

    有琴玄雅目光中流露出少许不忍,她摇摇头,一把把飞剑迅速回转、贴合,燃起了熊熊火焰,融成了那把大剑,自行挂在了她背后。

    听到这般自言自语声,地下的李长寿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有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