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差上天了(婚宠)+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看过去绝对不知道这人在床事上那么热衷。除了宁馨来姨妈之外,这个男人几乎天天都要缠着宁馨斯磨,所以只听穆梁丘说话的口吻,宁馨就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又起来了。

    大腿上有东西顶着,揉在腋下的手自然的扩大了范围,腰背,臀肉大腿上,乳侧乳根,穆梁丘的眼睛直直盯着宁馨,听见宁馨说眼睛疼,上身稍抬,伸舌安抚舔吻着宁馨的眼皮。感觉眼皮底下的眼珠子乱动,穆梁丘的舌头偏偏就追着宁馨乱躲的眼珠子去了。

    两人光溜、溜的躺着,不管宁馨到底消气了没有,总归是不哭了,时间又早,要说两个人就这么睡过去定是睡不着,况且今个宁馨又受了委屈,穆梁丘起先没有那心思,揉着那滑溜溜的嫩肉这会子也有了。不过,初时看见凝宁馨那么光着躺在床上的时候,穆梁丘的心里总就憋着火了喀,好歹还等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看见宁馨那样抽咽着不敢孟浪。

    底下的东西在感觉到宁馨也没有挣扎着说不要的时候站的更高了,滚烫烫的烙铁一样的灼烧着宁馨的大腿,女人在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后,怎么会排斥与自己男人水□融呢?宁馨这女人比穆梁丘还贪欢,遂躺人身上,最后那点气消失之后就由着穆梁丘胡来了。

    舌头舔着细嫩的眼皮,终于逮住了眼珠子,舌尖使力顶了顶,得来宁馨一声咕哝着”讨厌“后,穆梁丘双手上去了,捧着宁馨的脸到自己上方细看,弹指间这一瞬不知道被掰开分成了几瞬,这人心思秒变,一瞬就思绪纷繁,旁人看不出他的纷杂,只是看着这人眼睛里的光,还有猛然翻身压着人的举动。

    饥渴的唇舌,比他主人还急切的舔吻啃咬着,穆梁丘做事从来都是实打实的来,每个步骤有着自己的行事风格,这人把一贯的作风也带到床上了。亲吻,便恨不得把你吃进肚里,舌头缠着另一只嫩肉,咂的嗞嗞作响。

    只一个吻,宁馨也情动的厉害,双手绕上穆梁丘的脖子,没了一贯的羞怯,大着胆子把舌头伸进穆梁丘的嘴里。初进入那片高热的领域内,只搅动了几下,感觉身上男人明显加粗的喘息,宁馨忍不住把一双腿也绕上穆梁丘的大腿后腰臀上。

    穆梁丘激动,底下的肉龙更激动,在床上没见过宁馨这么主动,虽说自己每回都能尽兴,可是一个人耕耘定是没有两个人都主动来的兴味足。

    “馨儿……真好……”听闻穆梁丘断续的说出这么几个字,宁馨不知道穆梁丘说的是她好还是她在床上也动弹这件事真好,总归是好话,大张的两腿间也慢慢的触碰着穆梁丘蓄势待发的大东西。

    沉甸甸的囊袋垂压着宁馨张开的腿间,宁馨底下没有毛发,穴、儿张开直接碰到穆梁丘下腹部的毛发,发痒的同时,又有股子不同于直接碰触男人肌肉的滋味儿,于是这女人忍不住一再的用自己张开的穴穴儿嫩肉处夹缠探揪人家粗硬的毛发。这花瓣儿处的嫩肉一翕动,夹住的可就不止是那些个,穆梁丘垂着的两粒球状东西正正好的被一吸一咬,那里可是个敏感的地儿,于是涨挺的肉刃只差真的变成刃了。

    “唔……”沙哑的男人声音响了一声便停住了,宁馨也是只顾着喘气,两个人一时间都是大喘气,半个声音也无,没有声音,这喘气声和着不断蠕动的床单,处在期间便知道是另一股子春、情。

    两个人□缠作一团,穆梁丘的东西硬邦邦的挤在两人小腹之间,随着两个人的斯磨吐出点点前精。穆梁丘的嘴早就下去了,吞吐着宁馨的山峰嘬着,手下去摸着宁馨光滑如初生孩童般的耻骨包包,间或拿手指拧掐着那地儿上的嫩肉,回回惹得宁馨挺腰摆胯。

    眼瞅着自己下面早就湿软成一汪水泽地儿了,可是门口的东西就是不进来,宁馨羞得说不出来让人家进来的话,只是一次次的挺着腰尽力去碰钢铁般的东西。

    说也奇怪,穆梁丘在床上一向前戏做的不多,感觉到宁馨湿软了之后提枪就上,可是这回明明已经硬的青筋暴涨,宁馨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上面的根根经脉,可是就是不见这人进来。已经化成水泉的眼睛带着嗔意去看胸前的头,垂下眼睛的时候看见这人的眼睛也看着自己。

    “叫我,叫我进去,馨儿……”带着诱哄的语气,穆梁丘抓着宁馨的手在自己□摩擦着,可是眼睛还是直直看着宁馨。

    咬着下唇不语,感觉樱果让这男人重重咬了一口后,终于泻出了一丝呻、吟,随后又急又气,宁馨哭嚷着“穆梁丘,你怎么这么坏……你……进来……坏死了……讨厌你……”这声音,猫儿发春一样的泄了出来。这便是迄今为止宁馨在床事上吐出字眼儿最多的一次,往日里尽是闷不吭声或者咬着枕头憋着自己,在床上清醒的时候从来没这么叫喊过,兴许是觉得在床上呻、吟不是正经女人干的,于是每每压抑自己,只有在被穆梁丘弄得半昏的时候也才尖尖的叫几声。

    “乖,我的乖馨儿……”穆梁丘半起身,握着自己探头进了那处儿猩红的美地儿,腰上微使力,借着重力直直的闯进了层层嫩肉包裹的花心处。这次也是穆梁丘在床上说的字数最多的一次,往日里这人埋头只管苦干,最多也就是鼻腔里发出低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