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差上天了(婚宠)+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别哭了。”两个人挨得很近,窗帘没拉,于是宁馨就看见穆梁丘毛茸茸的眼睫毛和漂亮的眼睛正正的对着她,这人喷出来的气息撒在她脸上,抽咽了一下,宁馨没有转过身去,两个人还是维持着相对的姿势。

    穆梁丘落在宁馨脸上的手缓缓移动,大拇指擦净脸上的水泽,四指稍屈,用指尖最敏感的地方感受宁馨脸上的细嫩,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似怜爱,似愧疚,还有伤心,最后尽数化为沉醉和心安。

    宁馨怔怔的看着穆梁丘,再一次细细的打量穆梁丘,她的丈夫,她的男人,然后大大的抽咽了一声,自己的手也在移动,然后停在穆梁丘的腰腹位置不动了,穆梁丘脸上的肌肉瞬间跳动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笑了,很轻,但是很高兴。

    “馨儿……”叹息一样的,这个男人说了一句,然后双手一伸一揽,把人放在自己身上。

    “我还没有原谅你,你放开我。”听着这人从舌尖吐出这么两个字,宁馨拧着穆梁丘腰间软肉的手松了那么一点点力道,然后又觉得不甘心,复又加重了些力道。

    穆梁丘不说话,他知道宁馨肯拿他撒气,那便还好,他知道她的脾气,比她自己都清楚。

    “你今天真讨厌,不管我,让别人说你老婆,你家人也讨厌,我不喜欢他们……”尽管知道跟自己丈夫说不喜欢人家的亲戚很不好,可是宁馨今个还是大着胆子说,许是因为穆梁丘那么亲昵的吐出“馨儿”两个字。

    很神奇的,头一次听人家叫自己的小名儿,宁馨立刻就有种被治愈的感觉。这个男人木头一样,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很少,少且无趣,那么软绵绵的叫自己的名字,宁馨知道这个男人不是油腔滑调惯常这么叫别人的人,因而这么叫了自己,她心里瞬间就觉得先前的那些过了就过了吧,肌肤相亲本就是不可能大动干戈的,穆梁丘身上趴着宁馨,两个人挨得紧紧的,能闹腾人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我也不喜欢他们。”穆梁丘按着宁馨的头不让宁馨看见他的脸,自语似的,也说了这么一句。

    “我讨厌你妈,她让别人欺负我……”

    “嗯,我知道。”

    “你那些亲戚势利眼,我也讨厌他们,说话那么难听。”

    “嗯,我知道。”

    宁馨念叨着,穆梁丘只是我知道我知道,于此,宁馨便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两口子,最怕另一方不知道自己的难处,不知道也便不理解,不理解就会生间隙,间隙一生,那么距离也会慢慢拉大。

    穆梁丘一句句的我知道,按在腰臀上的大手温暖干燥,身下人的皮肤光滑,隐隐的感觉到皮下的匀称肌理,自己躺在上面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厚实,宁馨最后那点气也没有了。把头贴在穆梁丘的颈窝里,嘴上还是咕哝着“讨厌你,你怎么这么坏,看着我在那里被人欺负。”

    “我……”穆梁丘似是想说什么,可是还是打住了,最后吻上宁馨的耳朵,说了个“是我的不对,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窗边最后一丝的光线也没有了,外面的各种灯光亮了起来,宁馨她们家的楼高,于是室内便陷入完完全全的黑暗中,只有少许远处的灯光照过来,可是那点灯传过来也不足以看清彼此脸上的表情。宁馨看不见穆梁丘脸上的表情,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定是言出必行的人。

    黑暗里的穆梁丘,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心里滚烫烫的,憋着一胸腔的话,可是到头了说不出来。

    滑在宁馨腰背上的手往腋下伸了伸,穆梁丘胳膊一使劲儿,结果举疼了宁馨“疼,放开我,我要下去……”

    原是穆梁丘想把人移到和自己同高的位置,结果手使劲儿的时候捏疼了宁馨,这下原本稍稍安静了会儿的人又开始闹腾了。

    “你上来些。”男人的声音融合了夜色,莫名的就会多些魅、惑,这会子消了气,虽说还不像往日里的没脾气的女人,但到底习惯仰望穆梁丘的那个女人回来了七八分,宁馨又是个抵不住男色的,于是揉着自己腋下往上爬了爬。穆梁丘的手也在方才手握的地方揉按着,宁馨的手下去揉自己的时候,碰到穆梁丘的手,那双修长的男人手指遂抓着宁馨肉乎乎的手在宁馨腋下摩挲揉捏着。

    在路上不是要想着回去不要和穆梁丘说话?不是想着定要穆梁丘后悔丢下她一个人面对那些恶女人的么?可是气氛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两只手在被子底下缓缓的动着,大手抓着小手,一时间两人又都无话,慢慢的气氛就变了样。宁馨暗骂了自己个没出息的,然后想着两口子过日子,非得去计较的话,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于是勉强给自己找了个这么个借口,慢慢的感觉穆梁丘的体温升高。先前想着要是穆梁丘怎样怎样她就怎样怎样的女人没了,这会子还是把自己归到两口子里面的那一口子里了。

    “眼睛疼么?”

    “嗯,疼。”做夫妻这么长时间了,其他时间的穆梁丘不熟悉,可是床上的穆梁丘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这人看着不健硕,穿上衣服也就是个匀称身体而已,再加上老是习惯性的抿唇,光从外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