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差上天了(婚宠)+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今天休假。”淡淡的说了句,穆梁丘就移驾餐桌,宁馨哦了一声,手里正拿着抹布,喊了声“你先把包子拿下来。”等洗完抹布的时候看见那男人还定定的坐在桌子前,半点动作也无,宁馨看了穆梁丘一眼,心里怨念了,这男人是大爷惯了啊,动下手会死啊。

    尽管心里怎么骂,可嘴上不敢说出来,只这人脸板着,她就不敢说话了,再说她也不是个爱说别人的人。擦着手摆好碗筷,包子拿到盘子里,粥舀到碗里,正坐下吃的时候,忽听这人说“不许再吃路边摊了!

    宁馨呆了呆,不说话,不就是见了自己吃过两次串串儿么,至于么,又不是有毒,她经常吃也没见毒死,昨个在车里就用冷空气冻了她一次,今个吃饭还不放过她“哦。”闷闷的应了声,大口咬了一口包子,里面的白菜馅儿太松软了,宁馨咬了一口,就有待不住的馅儿掉到桌子上,自然的伸手捡起来喂到嘴里,然后又喝了一口粥。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宁馨的这一连串动作肯定映入对面人的眼睛里,察觉到一道视线射在自己脸上,宁馨看了看自己刚刚捡东西的手,上面还沾着些唾液,那是她放进嘴里的时候不小心舔到的,再看了看穆梁丘,身体僵了一下。穆梁丘吃早饭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低头,包子馅儿听话的没有出来过,喝粥也是静寂无声的优雅,两相对比,宁馨羞愤欲死。

    这是习惯,习惯,习惯是那么容易改的么,在家的时候,叔婶儿弟妹们掉在餐桌上的米粒都会捡起来扔嘴里,宁馨保持她家的优良传统,自然一直是这样,虽然上学的时候嫌食堂的餐桌不干净没捡过,这会儿可是家里的餐桌。

    好在穆梁丘没说话,宁馨也就继续低头吃饭。

    早饭过后,已经近九点了,穆梁丘这屋是个小高层,楼中楼的格局,宁馨想着自己今个的工程可大了去了,看了穆梁丘一眼,指望这人搭把手肯定是奢望。

    却不料看见这个冷面男人竟然拿着抹布在抹桌子,仔仔细细,一下挨着一下从这头擦到那头,又从那头擦到这头,然后收了抹布,进去洗了洗手就钻进书房了,宁馨看得目瞪口呆,难不成她又发现了穆梁丘的一个怪癖,那就是擦桌子?!!可是她这几天也没见他擦过桌子啊!!!

    穿着一个大大的篮球T恤,下面一件小短裤,头发绑的高高的团在头顶上,宁馨开始打扫这屋子了。周末大扫除,这是宁馨在小套间里的习惯,一周的衣服都攒着,然后到周末才开始洗,屋子也会在周末彻彻底底的清扫一遍,被子都会拿出去晒,在新家里,这是宁馨第一次开始这样。

    床单被套枕头套拆下来,被子晾出去,脏衣服归到一起等着挑拣。说起脏衣服,宁馨就觉得穆梁丘真的是个人才,衣服只穿一次,然后脱下来,定时找洗衣店的来家里拿衣服。宁馨刚到这个家里的时候,看见有人来拿易南风的衣服,问清楚了之后,断然就客气的请那人走了。宁馨觉得穆梁丘这个男人简直是,简直是太浪费了,结婚过日子了,哪能这样,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的。等到气势汹汹的冲到穆梁丘跟前准备质问的时候,人家淡淡的来了个“我没时间。”宁馨鼓着的气立马就灭了,这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害的她的质问跟找茬一样。

    “他们不洗,你来洗?”低着头看文件的人又补了一句。

    “当然我洗啊。”睁大眼睛,宁馨比穆梁丘说没时间的时候还理所当然。

    “那你洗吧。”认真的看文件,穆梁丘不再说话。

    僵硬的出门,宁馨受的影响里,妻子给丈夫洗衣服这不是正常的嘛,穆梁丘让洗衣店的洗,是担心她洗不干净还是怎的,没想到人家轻飘飘的来了句你洗吧似乎又不是嫌她洗不干净,穆梁丘这人她从来都不懂,宁馨索性不准备懂了,过日子么,我还非得懂你!

    书房门关上了,里面的人盯着合上的门板良久,只是宁馨不知道。

    浅色的一拨儿,深色的一拨儿,内衣内裤放到盆子里手洗,宁馨在楼上忙忙碌碌,忽然抬头就看见穆梁丘站在门口,顺着人家的视线看过去,盆子里两个人的内衣内裤堆在一起,黑色男式的三角内裤,恰恰好的搭在她的肉色胸罩上面。

    “那个,这个,我不会放在一起洗的。”深怕这人嫌弃,宁馨抢先说。

    “嗯。”干巴巴的应了一声,穆梁丘转身又下去了,仿似上来只是看一下宁馨在不在上面。

    穆梁丘的衣服,大多都是黑白,而且还是西装居多,一水儿的白衬衫和黑衬衫,剩下的就是运动服和灰色的休闲服。提着几套西服放出来等着上班的时候送到干洗店,剩下的全跟自己的堆在一起准备放洗衣机。

    这人的衣服,一看全是钞票贴起来的,宁馨撕开几乎看不见的标签看了看,手写的花体英文字母,她不认识,再看了看自己的,全是路边摊或者是百货公司打折抢来的便宜货,耸了耸肩,便宜的衣服也能穿啊,花那么多钱买衣服她舍不得。

    宁馨忘了,现在她是穆太太了,也许她丈夫的钱她可以花花,也许她没忘她是穆太太,只是她认为人家的钱是人家的,她的钱是她的,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