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见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受伤
    事情和越问秋猜测的一点也不相同。

    她回屋取了灯笼,打算沿路找找,不想刚出院门,突然被人一扯。

    “呀!”她低呼一声,一个踉跄,反射性地想摸银针。

    “是我!”熟悉的声音。

    谢无咎?他在搞什么?

    越问秋刚想发火,忽然觉得不对,转头一看,他一身狼狈,衣服上遍布血迹,手中提剑,剑身滴着鲜血。

    “怎么回事?”她大惊。他跟人动手了?看起来像是刚刚大战过一场的样子。

    谢无咎摇了摇头,抢过她手中灯笼,往墙角一丢:“快跟我走!”

    越问秋被他拉着跌跌撞撞一阵疾跑,不禁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受伤了?谁伤的你?”

    “没时间说,我们……”谢无咎忽然停步,把她往身后一推,匆匆交待一句,“躲好!”

    随即风声响起,两道黑影扑来,谢无咎已经与两个黑衣人交起了手。

    越问秋整个人都懵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可是真武派本宗,高手如云,居然有人敢闯真武派山门?而且还把谢无咎打伤了?

    这怎么可能?真武派号称武林泰山北斗,而且专出武疯子,论武力在江湖上数一数二,到真武派来行凶,不是自找死路吗?

    可看他们交手的架势,这两个黑衣人一点也不像找死,倒像是有预谋的。

    有人针对真武派布了局?谢无咎带伤来找她,是不是表示主院那边情况不好?

    剑风掠来,越问秋眼中闪过刀刃的寒光,有个黑衣人冲她而来。

    越问秋纵身闪过,洒出一把银针。

    对方长剑舞得滴水不漏,将她的银针一一打落,又逼上前来。

    “呛!”兵器相击声响起,谢无咎及时回剑,架住黑衣人的剑身。他似乎动怒了,眼中闪动着寒光,横剑一挥,激起地上雪尘,剑光横扫而去。

    三人又斗成一团。

    两个黑衣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一人牵制谢无咎,另一人就来抓越问秋。

    几次三番,打乱了谢无咎的步调。

    论实力,他以一敌二不落下风,但顾及越问秋,十分的实力只能发挥出七分。

    黑衣人又一次逼来,谢无咎却被另一个缠住了,越问秋躲得越来越艰险。她的武功只能算三流,而这两个黑衣人,绝对是一流高手,正常情况下,对上这个档次的高手,她走不过十招。

    雪亮的剑光照在脸上,越问秋心中一凉,觉得自己躲不过了。

    然而,那剑并没有落在她身上,一道人影飞快地扑过来,将她推开。

    “噗!”剑身刺入,鲜血飞溅。

    “谢无咎!”越问秋惊呼。

    他没有回头,趁着对方无法回防的机会,一剑刺出。

    “啊!”一名黑衣人倒地。

    另一个黑衣人见状,抽身急退。就算谢无咎被重伤,他一个人万万不是对手。

    可谢无咎怎么放他离开?剑气暴起,那人刚刚转身,就被斩落。

    “扑通!”尸体落下。

    “谢无咎!”越问秋急忙跑过去。

    谢无咎半跪在地,捂着伤处,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上衣袍,白的那一半几乎被血染得通透。

    “你怎么样?”

    谢无咎摇摇头:“我们必须马上离开,门派里不安全了……”

    摸了摸他的脉相,越问秋飞快地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枚药丸,塞到他嘴里:“先吃下去。”

    谢无咎顺从地吃了,借着她的支撑,努力站起来:“走……”

    越问秋扶着他,两人顶着风雪,往深处走去。不敢点灯,怕引来黑衣人,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黑暗中摸索。

    感觉到谢无咎的脚步有些踉跄,扶着他的那只手又摸到一片湿濡,越问秋心中一沉。他受的伤不轻,这冰天雪地的,又没个去处,耽误久了会出事的。

    “血流太多了,你的伤要尽快找个地方处理才行。”她说。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谢无咎的回答:“涛林别院附近地形复杂,有很多山洞,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你认得路吗?”

    “嗯。”

    两人不再说话,除了脚踩在雪地里的沙沙声,周围寂然无声。

    越问秋很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谢无咎现在根本没那个精力解释,只能按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跟着他稀里糊涂地绕来绕去,感觉好像过了很久,终于,谢无咎停了下来:“我腰袋里有火折子,拿出来点上吧。”

    她依言到他腰间,解开皮制的精致腰带,从杂物里摸到火折子引燃。

    幽暗的光芒亮起,照亮周围方寸之地。

    “这里离思过崖很近,前面有个山洞,我和二师兄早年被罚面壁,在那里留了不少东西,现在正好躲一躲。”

    听他这么说,越问秋不禁联想了一下,脱口说了一句:“卫大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