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见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不能坏了
    容华忍下羞意,坐起身。

    嫁入昭宁侯府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准备,这个世界,女子以夫为天,她没那个本事挣脱出去,只能随波逐流。

    以前姜翊对她没性趣,她乐得轻松自在。

    现在姜翊有需要,那她就得给。

    姜翊目光幽深,看着她满面通红地靠近,伸手到他腰间,去解系结。

    她羞得厉害,白皙的脸上,浮上一层粉色,连脖子都不能幸免。但她的动作很坚定,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掩不住下面流转的波光。

    姜翊觉得,好像有一只蝴蝶飞过来,轻轻落在他平静无波的心湖上,留下一圈一圈的涟漪。

    她解开了他的裤结,硕大的欲龙,从中挣脱出来。

    看到它的第一眼,容华睁大了眼。

    她之前只是粗略地看过,不曾离它这么近。

    现在,这么近距离地观赏,清楚地看到它的形状与大小,不由轻吸一口气。

    这东西看着也太……凶残了吧?

    肌肉分明的小腹下,有一丛茂密的森林,森林里一根巨物高高翘起,龙身紫红,青筋盘绕,龙头硕大,看着狰狞无比。

    这么大的东西,她居然能吃得下?难怪穴儿会被撑成那样……

    回过神的容华有点为难,这个太超过了,她含得住吗?

    可话都说出口,再加上她生怕姜翊硬来,只能咬咬牙,伸手握住那巨物,打算把玩一番,再俯身以口含之。

    她柔嫩的小手刚刚碰到欲龙,还没握紧,忽然被他抓了起来。

    “侯爷?”容华稀里糊涂,他是不喜欢吗?

    还没想明白,人已经被推倒在床上,姜翊重新分开她的双腿,压在两侧。

    容华吓了一跳,忙道:“侯爷,不行,真的不行,再弄妾身就要死了!”

    她不是开玩笑的!

    姜翊往前一跪,压着她的双腿固定好,道:“我倒是想把你干死,可你要坏了,以后谁给我肏?”

    他说得粗鲁直接,容华的脸颊又是一阵泛红。

    下一刻,她感到穴儿一阵冰凉,低头一瞧,姜翊不知道哪里弄来一个小瓷罐,从里面挖了一块透明的膏体,抹在上面。先是把她的花瓣都涂抹了一遍,然后又探进她的穴内。

    “啊……”容华低低地呻吟。

    红肿的穴儿被他碰到,有点疼。那膏体抹在上面,又凉凉的极舒服。

    姜翊只伸进一根手指,动作轻柔,听到她的声音,似笑似笑瞅了她一眼:“叫得这么诱人,是想让我忍不住插一插吗?”

    容华连忙伸手捂住嘴,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似在求饶。

    她的模样,逗笑了姜翊。

    容华不由一呆,她从没见过姜翊笑得这么温柔。不是那种笑里藏刀的笑,也不是那种皮笑肉不笑。连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好像春风拂过湖面。

    这男人,长得真是好看。

    容华再一次庆幸自己的运气。相比起京中那些纨绔,姜翊真的好太多了。他能给她大致的体面,没有不良爱好,长得又这般挺拔俊逸。哪怕性格恶劣些,也不是那么难忍。

    至于边城侍妾什么的,她真的不太在意。只有爱着,才会想要独占,她从嫁入昭宁侯府,就有自知之明,没有妄想过夫君的独宠。姜翊肯给她体面,没有把女人带回侯府,能眼不见为净,已经不错了。

    当初姜翊一朝封侯,不知道京城有多少人家想招他为乘龙快婿,其中包括容家。要不是太后和皇帝赐婚,哪有她的份?因为这个,容家的姐妹不知道多嫉妒她,现在见了面还冷嘲热讽的。

    姜翊的手指从她穴内抽出,取帕子擦了手,然后将她的腿合拢,拉了锦被盖上。

    容华看得呆呆的。他真的只是要给她擦药,而不是想要吗?可刚才他胯间鼓成那样……

    姜翊盖上罐子,放到床头,交待:“这药以后常抹,知道吗?”

    容华道:“我这儿有宫中秘药,侯爷不如留着自用。”

    “自用?”姜翊眉毛高高挑起,看着她。

    容华忙道:“我是说,给别人用……”

    “在你心里,我到底是多荒淫?”当他见谁都有这么好的兴致吗?

    容华没说话,不过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她就是这么认为的。一个在温泉里看到美人,以为是妻子的同族姐妹,还要出手的男人,容华不觉得他还有节操可言。

    “宫中秘药也没有我的好。”姜翊耐心解释了一句,“它不仅仅能治伤,而且……”

    而且什么?

    容华没等到后文,他已经在她身边躺了下来,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

    “侯爷……”

    “嗯?”姜翊已经闭上了眼睛。

    容华很不适应现在这样子。以前姜翊就算睡她床上,两人也是各睡各的,从来没有挨得这么近。她现在正对着他赤裸的胸膛,周身全是他的气息,亲近得让她不知所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